2019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揭晓,三位科学家发现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变化

巫盼 2周前 (10-07)

他们的研究为抗击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提供了思路。

北京时间10月7日下午5点30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正式揭晓,美国医学家威廉·乔治·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英国医学家彼得·J·拉特克利夫(Sir Peter J. Ratcliffe)和美国医学家格雷格·塞门扎学(Gregg L. Semenza)获得了此项殊荣,以表彰他们在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供应方面的发现,同时他们将平分9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约合人民币650万。

氧气的根本重要性已被了解了多个世纪,但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不清楚细胞如何适应氧气平的变化,上世纪90年代,三位诺奖得主的革命性的发现让人们理解了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受氧气的基本原理,为抗击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提供了思路。

William G. Kaelin Jr

威廉·乔治·凯林是美国癌症学家、哈佛医学院教授。凯林早期的工作是研究与细胞增殖有关的E2F蛋白。之后他研究了希佩尔-林道综合征(VHL)。他发现VHL蛋白参与缺氧诱导因子(HIF)的标记从而抑制它。氧气不足情况下,HIF的羟基化程度低,无法正常被VHL蛋白标记,从而启动血管的生长。这对理解细胞信号传导做出了贡献。他的小组还研究了RB-1以及p53癌症抑制基因

2010年,凯林被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并获盖尔德纳国际奖。2016年获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Peter J. Ratcliffe

彼得·约翰·拉特克利夫是英国医学家、分子生物学家, 拉特克利夫主要以对缺氧的研究闻名。1989年,拉特克利夫建立新实验室后,拉特克利夫小组考察了红血球生成素的控制,这种物质在细胞缺氧后便会释放。他们继而研究了一系列细胞用于感知氧气的分子事件。

拉特克利夫于2010年获盖尔德纳国际奖、2016年获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Gregg L. Semenza

格雷格·伦纳德·塞门扎是美国医学家,他一直研究生命系统如何利用、调节氧气。他的团队发现HIF-1(缺氧诱导因子-1)所调控的基因能够作用于线粒体呼吸。它能够指导细胞对缺氧状况的特殊反应和心血管系统的变化。在一些癌症疾病中,能观察到HIF的过度表达。

关于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于1901年首次颁发,历届得奖的科学家研究领域分布相当广,比如截止2010年,有8枚奖章授予了在G蛋白和第二信使的信号转导这一领域有贡献的专家,还有13枚授予了在神经生物学领域的贡献。去年,该奖项则颁给了“发现了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的美国科学家James Allison以及日本科学家Tasuku Honjo。

截止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共颁奖110次,颁给了219位获奖者,其中共有12位女性获得该奖项,人数仅次于16名的和平奖和13名的文学奖,是女性得主第三多的诺贝尔奖项。

2015年,我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因“发现治疗疟疾的新疗法”,即如何将青蒿素从青蒿中更高效率地提取出来,降低疟疾死亡率而获得该奖项,她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中国本土科学家。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