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国际遭ASML强行断供?失去EUV光刻机或将阻断中芯进军高端市场

伶轩 2周前 (11-07)

能否拥有ASML的EUV光刻机,将直接关系到中芯国际是否拥有先进的制程工艺以及量产的能力。

中芯国际今年可能拿不到光刻机了。

《日经新闻》报道称,“荷兰半导体设备供应商ASML已中止和中芯国际的合作计划,且多位ASML供应商关系人士表示,ASML此举是为了避免因供应最先进的设备给中国,而刺激到美国,只得暂时中止交货。”

传ASML强行断供,中芯国际没有EUV光刻机还能进军高端市场吗?

一时间,有关“ASML强行断供中芯国际光刻机”的言论四起。

中芯国际和ASML的订单

按照日经新闻报道所说,ASML中止交货的这台光刻机极有可能是中芯国际去年4月,斥资1.2亿美元订购的新型EUV(极紫外线)光刻机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双方将于今年年底进行交付,并在明年年中完成安装。

传ASML强行断供,中芯国际没有EUV光刻机还能进军高端市场吗?

众所周知,EUV光刻机是当前生产最新、最强大芯片必要设备,全球仅有ASML具备研发、制造此类光刻机的能力,全球范围内都尚未出现可替代产品。

但由于ASML每年的产量不高,在中芯国际之前,其产品几乎被欧美企业垄断,所以,在去年该公司将其中一个订单给了中芯国际之后,业内甚至称之为“打破规矩”。而对于中芯国际国际来说,这台光刻机是倾2017年所有利润购买的,战略意义可想而知。

不过,恰逢此时正处特殊时期,《日经亚洲评论》分析称,“ASML延迟交付的举动正值美国严格审查中国科技供应链中的主要企业之际,这些企业除了包括ASML外,还有向华为提供芯片的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台积电。”

而此类言论在去年ASML和中芯国际达成合作时就曾出现过,当时就有传言称,“因受到瓦森纳协议(《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协定》)的约束,荷兰不能出售光刻机给中国企业”,而ASML给出的回应是,“公司平等对待全球客户,包括中国客户,并且依据瓦森纳协议,没有限制向中国客户销售EUV光刻机。”

因此,有关此次ASML终止交货的猜测还有很多,路透社的报道则是,“ASML发言人莫妮克·摩尔斯给出了回应,是因为公司向中国客户出口其最先进的机器之一的许可证已经到期,正在等待新的许可。”

目前,除中芯国际外,向ASML订购光刻机的国内企业还有长江存储和华虹,虽然不是最高端的产品,但二者皆已收货。而对于中芯国际来说,这台EUV光刻机的推迟交付甚至订购失败,或将对其后续布局和工作产生影响。

内地最大的代工厂,正急需向“高端”转型

作为内地最大代工厂,中芯由原台湾第三大晶圆代工厂世大半导体创始人张汝京创办。但当时国内半导体市场整体发展落后,且行业正值遇冷之时,中芯国际是通过快速建厂和“合作联盟”的运营模式,即“迅速将规模做大,生产工艺及技术方面则依靠合作”的方式,才在内地半导体代工市场奠定了一定的地位。

传ASML强行断供,中芯国际没有EUV光刻机还能进军高端市场吗?

紧接着,为提高员工素质,为中芯储备人才,以及充分利用产能,中芯国际入局DRAM市场,寻求给国际大型IDM公司的代工合作,也因此奠定了公司的代工基础,并进一步成为了全球第四大专业晶圆代工厂,以及中国半导体制造的核心之一。

但即便这样,中芯国际也一直没能打造真正属于自己的技术壁垒,直到2017年年底,挖来了拥有上百件先进半导体工艺技术专利、将三星晶圆代工直接从28nm制程升级到14nm,甚至领先台积电半年实现了量产的“行业大牛”梁孟松,在迅速提升28nm芯片良品率的同时,还将14nm芯片良品率提升到95%并实现量产。也就是他,主导向ASML购买的EUV光刻机。很显然,梁孟松旨在带领中芯国际进军“高端代工市场”。

目前,全球具备大规模量产7nm制程工艺芯片能力的仅有台积电和三星,其中仅在智能手机领域,台积电就已经一家独占苹果、华为等头部客户,三星则依托自有手机产品分食市场。

更重要的是,随着国产企业在半导体领域,尤其是在AI相关技术的加持下,如紫光、平头哥、华为海思、地平线、思必驰等芯片设计厂商能力已达业界领先水平,它们接下来最大需求,就是寻找到具备足够生产能力的代工厂商,将芯片功效发挥到最大。这些,对于中芯国际来说,都是机遇。

也因此能否拥有ASML的EUV光刻机,将直接关系到中芯国际是否拥有先进的制程工艺以及量产能力,在7nm市场尚未饱和之时入局,以及提前进入下一代工艺市场,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