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印度,错失成为半导体“世界代工厂”最佳良机……

家衡 2周前 (04-29)

二次疫情,让印度转型为“世界工厂”的梦想将再次落空。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印度失控的疫情如同脱缰野马。病毒的变异、政府防控不力、加之民众大规模的群聚,最终导致这次疫情恶化。

尽管印度在世界贸易中占比并不高,但全球部分行业供需链还是因此遭受了影响

在看不到疫情好转的情况下,大批国外企业选择停产印度工厂,这让原本就孱弱的印度工业雪上加霜。

大批工厂的停滞,印度失去了完善半导体产业的最佳机遇。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印度半导体,偏科选手

和中国一样,印度在半导体行业也是一名“偏科选手”。

目前印度十大半导体产业公司都是芯片设计为主的。长期以来在半导体晶圆制造上的缺失,一直是印度半导体行业的“心病”之一,当前印度最高水平是6英寸和8英寸晶圆上制作180nm CMOS工艺,这已经远远落后主流国家

在半导体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以及芯片设计环节,印度在微处理器设计、模拟芯片设计以及存储器系统等领域都算世界前列。由于长期的给欧美“打工”,印度培养出一大批芯片领域人才。

以著名的“印度硅谷”班加罗尔为例,这里不但是全球范围的“计算机软件外包基地”,同时还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设计中心之一。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图 | 印度十大半导体设计公司

而在大规模量产环节,包括上游材料稀土、制造、测试、封装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企业。这也让印度成为半导体产品和设备的100%进口国

反观我们国内,无论是晶圆材料、制造,测试设备以及封装测试,目前已经建立一套完整的芯片制造生态产业链。

近些年,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代工模式逐渐在印度取得了成功,让政府重新出台的吸引芯片制造商的努力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有消息称,塔塔集团(Tata Group)等印度企业表示有兴趣进军电子和高科技制造业。印度在去年12月邀请多家芯片制造商,希望在该国设立制造部门或由印度公司或财团在海外收购此类制造部门。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此前,路透社报道,为帮助印度汽车和电子行业发展,印度政府将向每家在印度设立制造部门的半导体公司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并且印度政府向这些可能设立芯片部门的公司保证,政府将成为这些公司的买家,其目的是为了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但很显然,当下印度的疫情,已经很难去吸引外资进行投资。

疫情影响,工厂停工

4月27日,全球最大的手机ODM(原始设计制造商)闻泰科技跌停,市值一夜蒸发100亿。有传言因为印度疫情几近失控,让投资者对在印设厂的闻泰科技产生恐慌,纷纷抛售股票。

对此,闻泰科技紧急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在印度的工厂规模较小,因此对公司业绩影响较小。

公告中还指出:印度闻泰工厂所在地没有封城,整个园区自疫情开始以来一直都严格执行防疫要求。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事实上,印度闻泰工厂所在的安得拉邦确诊病例已经超过百万,其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即便如此,当地依然尚未实施全境封锁。而据印度重工业从业人士透露,靠近疫区的工厂早已关闭。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作为印度的第四大邦,安得拉邦地理位置绝佳,该邦产业布局广泛,涉及生物技术、IT、汽车及汽车零部件等多项产业。据印度投资局网站信息,目前安得拉邦拥有超过20%的电子制造商,开发了20个电子制造集群。

大多数外资都选择安得拉邦作为投资设厂的首选地。

2015年,富士康在此大规模建厂。随后,小米公司宣布与富士康合流,在安得拉邦建设第二座手机工厂,以便降低生产成本,同时进一步扩大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

在制造业龙头厂商的带动下,一加、起亚、LG化学等外资企业纷纷落户安得拉邦。

但随着印度疫情的严重性,这些企业纷纷选择撤退。

外资纷纷撤离

自从去年开始,印度的经济活动显著下滑,也引发了资本外逃和股市抛售。国际主要金融机构高盛和标普,都对印度经济提出了警告,印度股市成为亚洲地区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除了闻泰科技以外,不少在印度有业务的中国科技公司紧急回应。

海康威视在26日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在印度本地工厂经营一切正常;而弘信电子则表示,公司位于印度工厂无法正常开工,公司正在尽快努力重启印度工厂。

而在印度家喻户晓的小米集团已有多名员工感染,其中两名小米印度的员工因此不幸去世,小米印度也宣布将捐赠3千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60万元),为印度各州的医院采购1000多台氧气浓缩器。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在疫情风暴的冲击之下,印度营商环境急剧恶化,悲观的经济前景,迫使部分外企放弃把资金投入当地制造业的计划。

一些中国科技公司的印度分公司,受去年印度政府封禁中国APP政策影响,早已经撤离印度。

即便是依然坚守在印度当地的企业,基本属于半运作状态,中方管理人员远程操控的方式只能维持基本的运营。

印度国产晶圆厂,胎死腹中

资本和工厂的撤离,让印度失去了完善半导体产业的机遇。

从定位上,印度作为同样拥有人口红利的国家,本该承接来自中国等地的第二产业。

但印度孱弱的工业基础很难支持一家半导体企业在此设厂,想在印度投资一家半导体工厂十分困难。

疫情下的印度,错失半导体崛起最佳良机

以一家美国半导体工厂为例,每年的消耗的电力超过15000吉瓦时,而完成每家工厂的成本超过10亿美元。2014年,三星曾在其新的存储芯片工厂上花费了147亿美元,而以目前印度企业的市值,排名最高信实工业有限公司(RIL)是的印度公司,如果不借助外资的力量,很难去维持一家工厂。

早在多年之前,印度就曾试图吸引半导体厂商,但印度的不稳定基础设施,不稳定的电力供应,加之地方政府的拙劣规划,使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在芯片原因短缺困扰着汽车和电子行业的背景下,世界各国政府都在补贴半导体工厂的建设,这原本是印度发展半导体最佳机会。

然而政府防控不力,让外资纷纷选择放弃印度市场。

当下,越南和印尼再次成为大厂们的新目标,也有部分企业选择重回中国。相对于低成本,良好的运营环境更值得投资者的关注,二次疫情,让印度转型为“世界工厂”的梦想将再次落空。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