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翻车、植发整容、顶流塌房……到底有没有完美偶像?

家衡 2周前 (07-19)

永不“塌房”的偶像明星,只有TA。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最近一周,想必大家吃瓜吃得饱饱的。

先是演艺界有人深情人设翻车被石锤,再是音乐界有人疑似被爆料植发和整容,最后是娱乐界有人被几位女性实名网络爆锤、堪称大型塌房现场。

场面之惨烈,甚至有不少吃瓜网友出来“支招”:想要自证清白,要么救出孟晚舟、要么解放收复台湾、要么发明光刻机……

眼看翻车事件越来越频繁,究竟,现实生活中有没有完美的真人明星偶像?

有的!那就是虚拟偶像。

虚拟偶像慢慢出圈

今年7月的一个周末,一场名为“VR 2021全息演唱会”的大型演唱会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

伴随着歌手的演出,现场观众们的呐喊声此起彼伏。

然而站在舞台上的主角们,并不是有血有肉的当红明星,而是一众拥有动漫外表的虚拟偶像们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据了解,这些歌手大多为B站或者社交媒体上的虚拟主播/偶像,每一位歌手都拥有众多粉丝,其中就有曾经登上春晚舞台的“洛天依”。

据B站CEO陈睿今年在12周年主题演讲中透露,这样的虚拟主播/偶像在B站有32412个,同比2020年增长了40%。而根据数据平台vtbs.moe抓取的数据,过去一年里,B站粉丝对于虚拟偶像的订阅打赏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50%。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在售票网站上,这些虚拟偶像的演唱会同真人明星一样需要准点抢票;在演唱会现场,粉丝们同样可以和虚拟偶像们互动,同时无需担心舞台事故的发生——这些都可以在技术层面去避免。

有粉丝表示:选择虚拟偶像,是因为他们永远不会人设坍塌,他们不会变老,不会出现负面新闻,只要能一直运营,就永远都不会让粉丝失望。

还有粉丝认为:养成一个虚拟偶像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他们只是一种程序,不带有任何特别的个性,粉丝可以随意将想要的属性附加在虚拟偶像身上。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从形象变成偶像

从广义来看,无论是动漫人物还是文人笔下的小说角色,他们都可以称得上虚拟偶像:虚拟形象+偶像属性。

但从狭义的角度来定义,虚拟偶像需要具备商业价值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他们与传统的二次元动漫不同,除了有自己独特的人物设定以外,还可以承担演出、代言、直播、综艺等商业活动。

最早的虚拟偶像概念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英国,彼时英国人创造了一个名为Max Headroom的虚拟人物,后者曾参演电影并拍摄了多部广告片。

而业内公认的第一位虚拟偶像出自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动画中的虚拟歌姬林明美曾以动画角色的形式发布单曲,并由此带动了真正的虚拟偶像经济。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在这之后,虚拟歌手“初音未来”的诞生与流行正式掀起了虚拟偶像的热潮。

之后几年,新兴技术的发展更是给虚拟偶像的培养提供了丰沃的土壤,通过AR、VR、真人捕捉等技术,虚拟偶像的形象逐渐立体化,类型也越来越丰富,模式更加多元化。

2010年,初音未来在日本首次举行3D全息投影演唱会,5000名粉丝得以在线下为实体化形象的偶像疯狂呐喊,就像看真人演唱会一样。

这之后,初音未来在全球范围内举办了数十场巡回演唱会,一首《甩葱歌》响遍大街小巷,俘获亿万粉丝。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俗话说,有需求就有市场,如今的虚拟偶像虽未完全走出小众文化,但也开始逐渐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消费方式。

在B站等公司的挖掘下,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逐步凸显出来,越来越多产业开始与虚拟偶像联系在一起。

商业价值慢慢凸显

初音未来的成功,让市场看到了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

除了在日本、欧美等国家已经形成成熟市场之外,以B站为首的二次元互联网公司在国内也开始布局虚拟偶像产业。

2012年,上海禾念推出洛天依的形象,这是以Yamaha的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的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和虚拟形象。

此后9年时间里,洛天依共发布800多张专辑,其中多首音乐被大众翻唱。

2021年,洛天依更是登上央视舞台,与月亮姐姐、王源共同表演《听我说》。

在全国人民的见证下,虚拟偶像正式突破次元壁,一脚踏进主流视野。

而作为二次元的聚集地,B站在2018年宣布增持虚拟偶像“洛天依”所属母公司香港泽立仕(Zenith)控股有限公司的部分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此后,B站与众多内容公司、技术公司合作,推出一系列虚拟偶像阵容。

开头提到的“VR 2021全息演唱会”,正是B站在虚拟偶像里领域的成果之一。

在开始布局之后,虚拟偶像的身价也水涨船高。

央视财经在一次关于虚拟偶像的报道中就曾透露,洛天依、初音未来这些顶级虚拟偶像的身价已经接近一线明星的水平,每次商业代言的费用约在几十万到几百万元不等。

也正是有了比肩一流明星的影响力,品牌商们开始利用虚拟偶像吸引年轻人。

对于Z时代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对虚拟偶像不仅仅停留在关注层面,同时具备较强的消费意识和购买力。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虚拟偶像市场达到2000亿元,未来这一数字将持续上升,千亿级的市场规模离不开年轻人的支撑。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与虚拟偶像相反,随着公众对明星艺人的道德要求逐渐提高,真人偶像的道德问题除了给自身造成影响以外,还会给其背后的品牌商带来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

而虚拟偶像性价比更高、可塑性更高,同时不用担心形象崩塌的危险,这也是越来越多品牌商开始将目光看向虚拟偶像的原因,何乐而不为呢?

“钱途”之下,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偶像吗?

那么虚拟偶像真的是毫无缺点吗?

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看似一片光明,但其实背后还是潜藏不少挑战。

首先,虚拟偶像投入成本巨大,目前还没有稳定的盈利模式。

就中国虚拟偶像产业而言,除了洛天依等极少数虚拟偶像以外,大多数虚拟偶像并未被大众认可。在缺乏完善成熟的C端市场之前,大多数虚拟偶像公司都抱着“试水”的态度。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据研究机构统计,在头部虚拟偶像蓬勃发展的同时,腰部和尾部的偶像IP依然存留在小众范围内,与其说是偶像,更不如说是“虚拟形象”。

就目前的市场而言,除了头部IP可以靠演出、代言等方式获得收益以外,大多数虚拟偶像需要变现还是得依靠粉丝经济。如果缺少稳定的粉丝群体,加之虚拟偶像被认可难度较大,如果这些尾部虚拟偶像只停留在直播等场景,那么更增加了出圈的难度。

同时,目前的虚拟偶像大多都是以“少女”形象出镜,随着玩家越来越多,这些偶像的形象和人设将越来越同质化,最后的结局都是走向平庸。

此外,虚拟偶像真的不会“翻车”吗?

就在本月,国内虚拟偶像翎Ling在带货口红时就被网友吐槽:“小红书上,比这用心的笔记多得多。”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在设立人物形象时,翎Ling背后的团队就曾以中国风作为最重要的人设,然而在实际推广时,每一条宣传都与中国风背道而驰,被网友多次吐槽。

翎Ling只是虚拟偶像“翻车”的案例之一,这说明了背后团队急于变现,与原有的人设完全不符。这种虚拟偶像并不能起到偶像作用,反倒起到了负面效果。

能唱、能跳、不会“塌房”,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明星吗?

随着粉丝群体的不断扩大,加之虚拟偶像不断出圈,虚拟偶像背后的真人团队在运营上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