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科技投资正在“变天“

家衡 4个月前 (01-25)

刚刚进入2022年,行业内一静一动或许预示着全球科技投资的环境,已经悄然变天。

全球科技投资正在“变天“

据说游戏玩家们有个热血的集体梦想,那就是终有一日能收购暴雪,让安度因成为最伟大的国王;让《守望先锋》走出集结的那天;让《炉石传说》回到3D,顺便催一下从月初鸽到月末的“平衡补丁”……1月份,这个梦想算是歪打正着地实现了。

毫无疑问,微软这次的大手笔让全球的游戏玩家在同一时间激动地热泪盈眶。687亿美元是什么概念?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其中自研游戏国内市场销售收入2558.19亿元,国内游戏用户规模6.66亿。

换句话说,微软的一次收购,比国内去年游戏行业一整年的总值还多。正当网友花式调侃微软爸爸豪气冲天时,大洋这边的另一家科技巨头“字节跳动”却突然宣布裁撤战略投资部门,涉及员工约有百人。另外我们一些耳熟能详的巨头们,在投资板块也动作频频,抛售其早前的投资标的股份。

要知道,全球的互联网大厂都有一个别人羡慕不来的“钞能力”,买买买是他们共同的爱好,字节跳动成立至今,对外投资数量200起左右。刚刚进入2022年,行业内一静一动或许预示着全球科技投资的环境,已经悄然变天。

创新消亡,但元宇宙无处不在

687亿美元收购一个上古时代的暴雪,对于阔气的微软来讲,到底值不值?很多暴雪忠实粉丝的第一反应都是否定,毕竟距离4600万用户峰值早已过去了5年,2021年的月度活跃用户审视连3000万都不到,据说在收购消息被爆出时,还有玩家连夜赶到微软办公大厦前频频鞠躬。

更何况微软的“亏本生意”也不止这一桩,曾经诺基亚就是一个很好例子,但对于外界的不解与哂笑,微软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它收购暴雪的意图再明显不过,那就是“元宇宙”。尽管暴雪这些年在游戏领域的口碑一天不如一天,但元宇宙方面的布局却可圈可点。

数据显示,暴雪在全球范围内共有超过1100件专利申请,其中,发明专利占比近90%,且有720多件发明专利获得授权,而进一步集中到元宇宙领域,有560多件专利申请,420件已获得授权。

怎么又是元宇宙?2021年,整个科技圈仿佛被元宇宙所屠戮。这一年,全球的互联网大厂都对这个虚无缥缈的概念青眼有加,微软、谷歌、Facebook领军大洋彼岸,国内腾讯、字节、百度押注不止,总之,全球流入这个赛道的资本源源不断。

毫无疑问,元宇宙的吸金能力天赋异禀,继智能手机之后,元宇宙甚至被视为全球科技领域第二个整合创新的风口,任何概念一旦与未来科技相捆绑,所掀起的资本波澜就注定震天动地。从表面上看,各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所积累起的经验是促使他们勇往直前的关键动力,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元宇宙到底是互联网未来的众望所归,还是资本热钱无处安放,科技创新后继疲敝下硬捧出来的“傀儡”,这一点值得深究。

首先,全球互联网正在失去创新能力这一点毋庸置疑。苹果新机每年都被用户诟病,谷歌之前的发布会上,一口气凑了个‘硬件全家桶’,还被质疑产品抄袭亚马逊Echo、WhatsApp和微信。国内走过互联网如日中天的日子后,活力也明显大不如前。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较2020年12月增长2175万,互联网普及率达71.6%。其中,即时通信用户规模达9.83亿,较2020年12月增长仅218万,短视频用户规模高达8.88亿,较2020年12月只有增长1440万。

反观对岸的全球第一科技强国,曾经制造出无数科技神话的硅谷也正在逐渐失去光环。KPMG发布的全球科技产业创新调查中,有近十分之六的受访者认为,在未来 4 年里硅谷将丢掉 “全球创新之都” 的王座。

而下一个硅谷将会出现在哪里?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答案都不怎么明朗,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期待美国出现新的科技创新中心恐怕不如人们所想的乐观。毕马威研究报告曾按照国家地区分列,统计全球几大重点经济体的创新影响力。

其中,有23%的占比认为美国的科技影响力位列世界第一,而2018年这个数字为34%;中国排名第二,占比有17%,而2018年则有26%,英国、日本、新加坡以及印度紧随其后。不难看出,从34%下降到23%,26%下降到17%,这背后隐藏着无数对各国创新积极性的质疑声。

硬件不够,内容来凑

在微软收购暴雪之前,R星的母公司Take-Two在1月10日刚刚以127亿美元收购了Zynga,创下了游戏界最大的收购纪录,有意思的是,这个纪录只维持了一周。在过去的2021年,游戏出其不意地成为全球投资的高频赛道。

相关资料显示,2021年全球范围内游戏行业一共发生了342起投融资并购,其中海外122起,国内220起,均超过了往年。微软的“钞能力”有目共睹,国内大厂的阔绰程度也丝毫不逊色,以腾讯为例。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腾讯投资的游戏公司比例从2019年的6.56%上升到17%,2021年上半年,腾讯更是投资超过40家游戏公司,这个频率意味着每四天就要出手一次。可以想象,当元宇宙大行其道,游戏便跟着沾光。

全球科技投资正在“变天“

为什么偏偏是游戏?

一方面,作为元宇宙“内容”的核心,游戏在很大程度上赋予了这个意识模糊的概念,一个形象客观的理解方式。科技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可能在某些时候过于虚幻,游戏就是元宇宙在现实世界一个恰如其分的落脚点。

另一方面,元宇宙依托沉浸感所要求的硬件市场,真实情况不尽如人意。在海外,扎克伯格先下手为强,信马由缰地在整个领域圈了一片又一片,据悉,Meta共投资了24家涉及元宇宙的公司,多数以VR/AR硬件有关的创业公司为主。IDC预测,2021年全球VR虚拟现实产品同比增长约 为46.2%,且未来几年中将保持高速增长,2020至2024年的平均年复合增长率约为48%。

可单纯就技术来说,虚拟硬件远远达不到资本所期待的程度,在当前的5G环境下,多数设备一旦运行时间过长,就不可避免地出现视觉眩晕,尤其元宇宙的世界架构过于宏大。国内方面更是如此。

2016年是VR/AR元年,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当年中国相关项目的融资事件达120起,累计融资额近25亿元,但仅仅相隔一年之后,热度就烟消云散。国内的虚拟硬件起步本来就晚,曾经整个行业出货量最多的并不是哪家被资本捧在手心上的创业公司,而是大名鼎鼎的“华强北”。

2016年,“每日经济”的一篇文章中报道过,在华强北经济大厦里,只有几平方米的的VR设备店铺随处可见。档口高峰时期,一款VR手机盒子的平均日零售销量能达到1000台,进一步分销到渠道的数量则能达到10000台。

深圳OEM厂最大月出货量能够实现50万台以上,中等出货量在20万-30万台,甚至不少订单来自海外,IDC机构的调查显示,当年世面有95%的VR设备来自华强北。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这个行业也没有成熟太多。

以被字节跳动收购的Pico为例,根据IDC报告显示,2020年Pico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2021年3月完成2.4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去年5月,该公司发布了新品,开售24小时销售额便破千万。看似场面火爆,但是一台定价两千多的VR设备,千万的销售额在实际上不过仅有五千台而已。

硬件不行,内容来凑。这无疑是目前全球科技巨头偏爱游戏的主要原因,无论是技术成熟度,还是用户与内容的适配性,游戏都成了切入元宇宙的最佳路径,而这背后正是硬件条件失语的必然结果。

全球科技投资为何突然“两极分化”?

美国《经济学人》杂志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全球科技产业正在从一个囤积利润的时代转向一个再投资时代。这句话毋庸置疑,大洋两岸在投资市场上几乎都成了科技巨头们的金钱秀场。

数据显示,美国前十大科技公司的总资产在五年之内增长了两倍,高达1600亿美元,如果将并购与入股小公司的交易一起计算在内,这一数字则攀升至2150亿美元。无独有偶,国内截止2021年8月底,整个企业风险投资机构中互联网行业占到了21%。

国外收购行为最激进的唯微软莫属,自2016年起,微软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并购行动,2020年,微软收购了九家公司,2021年有14家。谷歌2020年进行了8次收购,2021年也进行了5次公开收购。

投资业务俨然成了科技巨头商业版图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国内的相关资料显示,2021年全年,互联网主流CVC发生了近千起投资事件,腾讯、小米、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在2021年分别投资298起、124起、76起、70起, 腾讯2020年年报显示,合营、联营公司的投资资产总额达3152.58亿,占总资产的29.76%。

但2022年以后,全球科技投资的动向明显开始两极分化,1月份,微软与字节跳动的对比已然能说明问题。而巧合的是,2022年1月10日,张勇宣布退出微博董事会,去年12月,腾讯以派息的方式减持京东,阿里也接连退出了芒果超媒在内的多家媒体

此消彼长,看上去颇令人费解。事实上,全球两派科技大厂在同一时间段突然相互背离,与彼此当下所处的大环境有直接关系。

全球科技投资正在“变天“

首先看国内,走过投资红利爆炸的年代,科技大厂的投资意义正在逐渐消亡。2021年第三季度,互联网企业财报普遍大幅度下滑,而造成这种惨烈状况的原因正是资本无序扩张,以百度为例,2021年第一季度,因为快手,百度获得净利润256.5亿,可惜随着快手市值蒸发,2021年第三季度,曾经对快手的投资让百度当季净亏损165.59亿,再加上爱奇艺、知乎,百度负重难行。

同样的,2021年上半年,京东物流、每日优鲜、水滴、知乎在内的13家上市企业不断浮亏,严重影响了腾讯去年的业绩。此外,2021年互联网反垄断如火如荼,全年有39家企业被喊话,9家企业被罚,共开出200亿罚单。

回望去年一整年,国内互联网投资既热闹,又惨烈。新的一年,折腾够了的资本们不得不与民休息,停下来静观其变。而国外恰恰相反,坦白来讲,微软们根本没有停下的机会。

根据世界银行的《世界发展报告》,技术与知识密集度越高的国家受全球价值链供给冲击的影响就越大。作为全球第一科技大国,美国科技产业在这两年里受到了全球价值链供给的严重冲击。据《纽约时报》报道,受疫情影响,美国股市一度暴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Alphabet等市值总共损失了逾1万亿美元。

再者,从2020年开始,美国的主要景气指标就一再走低,2020年10月份,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39.8,比上月大幅下降了6.6个点。据英国共识公司预计,2020年第四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增长2.0%,比上季度放缓0.5个百分点。

科技大厂们的扩张至少可以暂时缓解美国的经济僵局。路透社在之前报道,苹果的新总部就曾为全美创造了13000多个岗位,在美国巨头投资版图分布中,五分之二用于无形资产,三分之一用于实体工厂,其余用于交易。

还有一点,大型科技公司投资可以降低其在经济总产值中所占的比重,2018年,谷歌、亚马逊、苹果、Facebook、微软和Netflix的自由现金流(投资后剩下的现金)在美国GDP中所占的比重就略有下降,大约只剩0.6%。

一动一静,纵观全球科技投资进程,这是极其罕见的一幕,但在泾渭分明的局势下,两边何尝不是都在盼望着能逆境生长。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