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这半年: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家衡 1个月前 (08-24)

“哭穷”的宁王,偷偷赚钱。

得益于不断上扬的锂价,今年动力电池的主角换成了站在顶端的锂矿厂商们。

在前不久落幕的电池大会上,车企代表们吐槽动力电池的成本占比越来越高,而宁德时代却摆出一副无辜的姿态:钱都进了上游锂矿公司和锂盐生产商的口袋,自己也在盈利的边缘上挣扎。

宁德时代的“哭诉”并非没有道理:回顾今年4月底发布的宁德时代Q1财报,虽然营收达到486.8亿,同比增长154%,但归母公司净利润只有14.93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23.62%。,股价也一路下跌,跌破了万亿大关。

在此之后,业内普遍开始看衰宁德时代,但就在8月23日晚间的半年财报中,宁德时代用一份极为出色的盈利数据回应了外界对于宁王的“质疑”。

这半年,宁王有多赚钱?

先来看两项关键数据: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营收1129.7亿元,同比增长156.32%,净利润约82亿元,同比增长82.17%。

宁德时代这半年:狂赚81亿,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如果按Q1净利润约15亿元计算,那么Q2净利润则达到约67亿元。

宁德时代这半年:狂赚81亿,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作为对比,宁德时代在2021年全年净利润约160亿元,在Q1净利润大跌的情况下,基本上追回了去年的利润水平,而单季度净利润67亿元也是近几年来的最佳水平。

另一方面,作为动力电池行业的绝对龙头,宁德时代营业收入的上涨则是预料之中,半年1130亿元的营收几乎快追上2021年全年营收(1303.6亿)。

从细分业务来看,宁德时代的电池业务依然惊艳:在疫情压力导致汽车供应链受损的背景之下,宁德时代在全球市占率达到了34.8%,提升了6.2个百分点。

另外在毛利率逐年下泄到14.5%的背景之下,今年二季度毛利率逆势上扬,回调至21.8%,虽然很难回到2021年之前的水平,但还是超过了市场20%的普遍预期,这也成功降低了来自上游的成本压力,提高了利润水平。

宁德时代这半年:狂赚81亿,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除了电池业务以外,宁德时代另外两大主营业务——锂电池材料和储能系统依然处在业务上升阶段,其中前者上半年销售收入137亿元,同比增174%,毛利率21%,后者收入127亿,同比增长171%,不过毛利率只有6.4%。

根据目前锂价的变动趋势,再往后看的话,电池相关金属和材料的价格已逐步下降,随着出货规模的持续拉大,宁德时代盈利能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涨价减轻成本压力,持续研发换来回报

仅从财报数据来看,宁德时代在Q2净利润得到了快速修复,但在这背后,它其实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首先是原材料价格飙升的问题,拥有动力电池议价权的宁德时代实际上并不缺乏锂等原材料,公司本身就从事锂矿开采、锂电池回收等上下游业务,同时手握多处矿产资源股权,这种“家里有矿”的豪气本该成为一道护城河,但如今却成为一种阻碍。

从过往的新闻来看,上游原材料在价格上涨之后并没有经过宁德时代传导至下游车企,这就导致宁德时代承担了最大的成本压力。

作为龙头企业,这或许是一种担当行为,但从一季度的新能源概念股表现来看,整个产业链都正遭遇困难。

宁德时代这半年:狂赚81亿,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图源 | 中国电子报

事实上,从去年10月起,就有二线电池厂不堪压力选择涨价,此后比亚迪等头部电池厂也开始陆续调价。至于宁德时代,有媒体报道称:“一直到去年年底之前,宁德时代都坚持不涨价的策略,直到年底做财务核算时,发现再不涨价企业就会亏损,因此才在今年年初上调了电池价格。”

当然,涨价只是修复利润的手段之一,在半年财报中我们还能挖掘到很多信息。

就现有产品以外,宁德时代也在加速新产品的研发,财报中提到了2.2C大倍率充电技术、液冷CTP储能系统,还有支持1000公里续航的麒麟电池等新技术。

宁德时代这半年:狂赚81亿,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今年第二季度,宁德时代投入研发开支近32亿,同比增长了106%,半年则累计投入了57.7亿,这在中国科技公司的研发投入中可以算第一梯队水平。

除了研发投入以外,管理费用以及销售费用也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急剧扩张从而上涨,表面上这些支出增加了公司的成本,实际上由于收入跑得足够快,费用率反倒出现了缩窄(Q2首次占比降低至10%,来到了9.6%)。

可见,宁德时代在近些年研发力度上的大额投入,带来了工艺上的改进、技术革新,最终有效带动成本降低,换来了利润率的回报。目前除了锂电池工艺以外,宁德时代还在钠离子电池、储能系统、固态电池等技术上多路并进,这些技术储备在未来或许能进一步对冲部分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

最后,财报中也提到了公司在中国、欧洲和北美的动力电池供应,以及公司拟在欧洲匈牙利投资建设电池工厂的战略布局。

宁德时代这半年:狂赚81亿,净利润暴涨82%,“拐点危机”依在

利润不够,产能来凑。下半年新工厂的投产将给宁德时代的营收与净利润带来更多想象空间。

危机仍在

作为在上游材料商与下游车企中夹缝的电池厂商,宁德时代尝到了新能源的红利,自然也需要担当起行业规模不断扩张下的压力。

事实上,宁德时代至少还有钱赚,下游整车厂则确确实实陷入亏损的泥潭,他们也有足够的理由表达出对电池厂的抱怨。

目前,有越来越多的车企开始直接选择布局上游材料和中游的电池厂,一些二线电池厂开始成为车企们的“备胎”。就在去年,该行业还处在宁德时代一家独大时代,如今欣旺达、中创新航等行业黑马已经在短短一年内奋起直追。

就在发布财报的当日,有媒体称蔚来新品牌“阿尔卑斯”选择了开放的动力电池采购策略,已经与中创新航和比亚迪弗迪电池等厂确定了供应合作关系,此外还在与亿纬锂能、蜂巢能源等公司接洽。另外,当下热门的小米汽车也确定了两家电池厂供货,宁德时代并非唯一选择。

站在车企的角度,手握议价权的宁德时代太过“强势”和“傲慢”,为了避免被单一供应商牵制,引入新的电池供应商是大势所趋。另外在外部消费环境疲软且竞争激烈的背景下,新势力车企也开始尝试下探更低价格触及更多消费群体,这也就需要在供应链上下足功夫,而占到成本大头的动力电池自然是首当其冲。

当然,国内市场只是全球新能源浪潮下的一块拼图,宁德时代已经将目光看向了竞争力更小的海外市场。财报中提到,宁德时代在技术和成本上与韩国双巨头相比,不管是材料成本还是加工成本都具有优势,制造成本也更优。

可见,危与机并存,宁王这份财报还是能足够带动投资人的信心。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