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摩星半导体解散:两年造了个寂寞

伟铭 3个月前 (11-23)

大厂造芯梦碎

TCL摩星半导体解散:两年造了个寂寞

11月22日,有内部员工爆料,TCL控股的全资芯片子公司摩星半导体突然宣布解散,当天员工就已经收拾物品离开公司。

目前,TCL科技、摩星半导体都没有回应公司解散传闻。但摩星半导体的官网目前已经无法再打开。

如果消息属实,摩星半导体就会是今年继OPPO哲库、吉利旗下星纪魅族后,第三家关停解散的半导体相关企业。

根据某职业社交媒体的社区话题讨论,内部员工猜测公司解散的原因是人才投入陈本过高,但笔者看来,原因应与此前的两家类似——资本长期看不见回报

理想很丰满

从TCL官网的信息可知,魔星半导体成立于2021年3月25日,是TCL成立的半导体控股平台“TCL微芯科技(广东)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在同月,TCL半导体亦在广州市海珠区注册登记,注册资本达10亿元,由TCL科技和TCL实业分别出资5亿元,各自占一半。

TCL摩星半导体解散:两年造了个寂寞

(图源:TCL)

根据官方的说法,TCL半导体将参照Fabless模式,主要针对上下游关联产业需求量较大的芯片类别,如驱动芯片、AI语音芯片进行重点开发,推进专用芯片生产;而在半导体功率器件领域,TCL半导体拟进一步扩大产能,提高器件业务核心技术能力,率先突破市场。

基于近些年美国试图构筑“芯片高墙”的原因,各大消费电子厂商有不少都动了“未雨绸缪”的心思——通过设立半导体公司来实现产业链的基本自主可控,TCL也是这趟大军的其中一员。

在2021年两会前夕,时任全国人大代表、TCL创始人李东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透露,TCL当时就下定决心要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并组建了半导体业务部门。

其实TCL的半导体布局是足够早的,且产业链也很完整。对比哲库和星纪魅族,更有半导体公司的模样。

TCL摩星半导体解散:两年造了个寂寞

(图源:知乎

在2008年,主攻芯片制造的TCL环鑫其实就已经成立;在2022年,还顺利实现了6英寸芯片的扩产;

在半导体原材料方面,2020年,TCL收购了中环半导体,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材料供应商之一;

应用端,TCL电子有着经营多年的冰洗空电产品线,对于各类芯片的需求也是极大;

加上可以自主设计芯片的摩星,TCL半导体理论上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了。

但岔子恰好出在了设计这一环。

两年造了个寂寞?

根据摩星内部员工的猜测,解散的主要原因在于人力成本。

从TCL此前的招聘公告来看,摩星的福利待遇是很优厚的,2022年年报显示员工为68人,此外,摩星还从韩国等地高薪聘请了很多工程师。

但笔者认为,真正的原因在于“看不到产品”

根据官网的介绍,摩星的研发方向主要集中在智能感知交互(近场、远场语音识别处理,手势、姿态、情绪感知处理),AI图像处理,智能连接,以及新型显示驱动的集成电路芯片设计。

可以看出,其几乎每种芯片的设计目标都是服务于家电,尤其是TCL主营业务电视的,这也是消费电子品牌做芯片的主要目的,无可厚非。

关键问题是,星纪魅族的失败在于压错了元宇宙风口;OPPO哲库好歹是实打实量产了两款“MariSilicon”,而摩星却可谓是毫无建树。

从公开信息可知,摩星半导体成立至今仅取得了3项软件著作权。算算,成立两年多以来,与半导体相关的研发工作都还停留在软件阶段。

TCL摩星半导体解散:两年造了个寂寞

(图源:天眼查)

而要知道,芯片的设计只是研发的最早阶段,后续芯片流片单次就是几百万的投入,等到实际量产又需要更多的投入。但实际上,网络上几乎没有摩星产品进入到流片阶段的消息,更勿论量产了。

而摩星与哲库类似,长期以来几乎完全依赖于母公司的“输血”,也许后续还有成功的可能,但长期无回报的投入,显然不符合当下资本市场的需求,公司的决策层也就做了这个“代价最小”的改正措施。

TCL摩星半导体解散:两年造了个寂寞

(段永平对哲库解散的回复,图源:网络)

写在最后

套用网友的一句评论: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本文作者:Visssom,观点仅代表个人,题图源:TCL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