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跑路,团队集体辞职……美国AI独角兽们“很受伤”

jh 4周前 (03-21)

AI初创公司的压力更大了。

昨天刚公布新品,今天就被爆出核心团体集体辞职,这么离谱的事情就发生在知名AI独角兽Stability AI身上。

AIGC这条赛道有多拥挤无需多言,Stable Diffusion算得上少有成功的头部玩家。

但从媒体的报道来看,Stable Diffusion背后的Stability AI正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危机。

不只是Stability AI,另一个AI独角兽Inflection AI也被微软一夜吞噬,两位联合创始人集体出走,还带走了公司大部分员工。这家企业曾拿下15 亿美元融资,其产品被视作ChatGPT的有力竞争者。

如今,这两家独角兽已经成为AI行业残酷竞争背后的一个缩影。

AI大佬集体跑向大厂

据《福布斯》报道,Stable Diffusion核心研究团队已集体辞职,名单包括研究团队领导、论文一作RobinRombach,共同一作Andreas Blattmann,以及另一位作者Dominik Lorenz。

据知情人士透露,离职消息由Stability AI首席执行官Emad Mostaque在内部全体会议上亲自宣布。至于离职的原因,《福布斯》报道称,是因为Stability AI入不敷出且融不到新资金

事实上这不是Stability AI第一次遇到核心成员出走。

去年7月,两名高管从Stability AI离职,分别是研究主管David Ha和首席运营官Ren Ito。

再往前数,Stability AI多位高管相继离职,而他们在Stability AI呆的时间都非常短。

一般来说,虽然科技公司有人员流动并不稀奇,但Stability AI的人员走动实在是过于频繁

有人认为是Stability AI管理混乱,也有人直接点出Stability AI内部存在周转困难的情况。

从商业模式来看,Stable Diffusion 作为一款开源模式,吸引了大量活跃用户,开发者社群已经为此提供了大量免费高质量的外接预训练模型(fine-tune)和插件,并且在持续维护更新。

相比于另一款知名竞品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拥有更丰富的个性化功能,在经过使用者调教后可以生成更贴近需求的图片,甚至在AI视频特效、AI音乐生成等领域,Stable Diffusion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但成也开源,败也开源,随着Stable Diffusion的模型越做越复杂,版权问题开始凸显出来。

不少艺术家开始指责Stability AI“AI侵权”。

随后不少人挖出Emad Mostaque竟然存在涉嫌窃取代码、学历造假和私吞公款等行为,一时间一场关于技术、伦理和商业道德的争议逐渐浮出水面,引起了业内一致谴责。

而在这件事件后,Stability AI的风评不断下降,高管离职也是迟早的事。

抛去创始人的丑闻不谈,Stable Diffusion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

一方面开源需要花费大量资金维护,根据彭博社此前的爆料,该公司每个月至少要花费800万美元来支持业务运营。

此外,Stable Diffusion上手难度和学习成本略大,并且非常吃电脑配置,这无疑又劝退了一部分用户。

因此《福布斯》直接写明:根据内部文件显示,Stability AI的支出大大超过了收入。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Stability AI的体量以及开发者的支持,直接倒闭可能性并不大。目前,Stable Video 3D以及Stable Diffusion3都相继发布,做AIGC的压力也比做大模型小得多。

相比之下,Inflection AI的处境就惨得多。

比起Stability AI,Inflection AI更有潜力,不仅创业阵容里有DeepMind联合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这样的大佬,还有硅谷顶级风投Greylock的孵化,还有一众业内顶级的人工智能专家。

靠着一款EQ(情商)超高的“聊天机器人Pi”(personal intelligence的缩写),这家成立仅1年多的海外AI公司,成功拿下微软、英伟达和3位富豪的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1亿)融资,外界估值高达40亿美元,堪称北美AI创投圈的最大黑马。

此外,背靠英伟达的投资,Inflection AI的另一大优势是算力。在这个“算力堪比金钱”的年代,谁掌握了英伟达高端显卡,就等于掌握了大模型训练的主动权。

有意思的是,Inflection AI的合作伙伴是云服务提供商CoreWeave,而这家企业同样得到了英伟达的投资。

然而就这么一家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的黑马,却惨遭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的背刺,直接带领团队跳槽到竞争对手之一的微软。而微软甚至专门为其设置了新部门微软Microsoft AI,可见这场人员变动蓄谋已久。

和Stability AI的情况类似,Inflection AI其实也陷入到“收入陷阱”中

让我们再次回到Pi这款产品上,这是一个堪称带有情感的AI产品,但然而正是这种无限接近人类的AI,反倒会引起用户的恐慌。

因此Inflection AI在付出数亿美元的投入后,做了一款“偏离市场”的产品,其收入可想而知。

根据最新消息,Inflection AI将由新任CEO Sean White以及另一名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会成员Reid Hoffman带领。

但失去了核心产品后,Inflection AI想要再与ChatGPT等产品进行竞争,已经非常困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就曾多次提到的“AI个人助理”,如今微软挖走了最好的AI助理团队,那么他们会带来什么产品呢?

结语

AI竞赛愈发激烈,我们可以看到就连融资到手软的明星创企,也遭不住不断烧钱却看不到收入的“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科技巨头们的“钞能力”也开始主动挖掘优秀项目与人才,从而弥补自身弱点。

再往长远点看,随着其他科技巨头不断发力AGI,AI初创公司的压力更大了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