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下650亿美元,台积电美国工厂还是“一场梦”

jh 4周前 (04-28)

等到工厂正式建成,订单是否真的会来呢?

凤凰城,美国亚利桑那州州府,一个位于美国西南部的城市,常年气温干燥,四周围绕着沙漠丘陵。

在干旱沙漠里,台积电的办公大楼矗立其中,旁边是正在建立的芯片制造工厂。

自2020年,台积电宣布美国亚利桑那州 芯片工厂计划以后,来自中国台湾和美国本土的工程师们就开始为这座制造设施工作。

到了2022年底,全球顶级芯片公司的一把手们更是齐聚在这座晶圆厂里,庆祝台积电首家美国工厂设备到厂。

在那场仪式上,台积电披露了第二座晶圆厂的计划。虽然比亚洲本土生产的先进技术要落后一两代,但依然代表着世界领先水平。

然而在投入近400亿美元的资金后,美国芯片工厂的进度反倒一拖再拖,原定于今年投入使用的一期工厂,大概率延期到明年。到了今年4月初,台积电再次宣布了第三座芯片工厂的计划,总投资也超过650亿美元。

在《Rest of World》的一篇报道里,介绍了台积电美国工厂遇到的艰辛历程,而这些问题其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美国工厂成本谜题

台积电亚利桑那州工厂,占地面积为1100英亩,约合445公顷,相当于625个足球场。

这个面积超过了台积电在台湾的厂区面积总和,且比台湾新竹科学园区的面积大出一半以上。

正因如此,台积电在一期工厂预计耗资120亿美元。

正常来说,建立4nm先进封装厂的投资确实很高,根据美国研究机构CSET的报告数据,台积电美国新厂的建设成本是台湾建厂的至少5倍,因此120亿美元的预算其实高于建设方的报价。

但台积电很快遇到了第一个问题:全球供应链中断以及通胀压力。

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海运出现了“大堵车”的状态,制造芯片所需用的原材料和零部件正无助地漂流在某个港口之外。

而港口内的工人却因缺失必要的货运卡车开始“躺平”拒绝加班,最终造成了连锁反应,让全球供应链开始陷入了混乱。

除了堵塞以外,物流价格成了半导体企业头疼的另一大问题,海运的价格开始飙升。

为了降低建设成本,台积电决定采用“台湾制造整厂输出、美国组装”策略,但依然压不住价格,因此费用急剧上升。

而这时,台积电又遇到了第二个坑:美国政府的“大饼”。

台积电对国际扩张的兴趣,源自不断升级的地缘政治,半导体行业也不例外。

在这场争夺芯片制造巨头的竞赛里,美国政府为了弥补制造环节的薄弱,推出一系列补贴政策吸引台积电在美国建立更大更先进的工厂,而台积电也有意在海外建立工厂。

在《芯片与科学法案》里,美国政府开出了527亿美元的资金补贴和税收等优惠政策,虽说是数家瓜分,但美国政府承诺给台积电的金额并算不低。

为了补贴,台积电宣布了启动第二期工程,预计于2026年开始生产3nm制程技术,两期工程的总投资金额增加至400亿美元。

然而在台积电申请补贴后,美国政府就修改了《芯片与科学法案》,针对台积电等外企,设定了“护栏条款”,包括不能在中国大陆市场扩产或者增加投资、不能独享利润,赚钱后需要和美方共享、数据透明等等。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想拿到钱,并不容易。

虽然台积电方面表达了不能接受的态度,但赴美建厂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没有退路可言。为了拿到补贴,只能继续投资。

就在本月,台积电再次宣布了亚利桑那工厂的第三期计划,整体投资计划也涨到了650亿美元,目的是换取美方最高66亿美元补助,以及最高50亿美元的贷款。

但从目前的进度来看,台积电也是反过来给美国政府画饼——既然补贴难拿,那工厂的进度也就是个“面子工程”而已。

中和不了的企业文化

对于台积电来说,新建设施的高昂成本其实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亚利桑那州工厂内部的“混乱”,才让整个工厂上下都感到了不满。

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之一,亚利桑那州工厂将创建超过20,000个建筑工作岗位和6000个长期工作岗位,其中大部分岗位都留给了美国本地人,由美国工人进行制造。

但芯片制造本身就是一个需要高强度工作的行业,由于对于台积电这种订单爆满的代工巨头。

台积电内部人士表示,公司的成功取决于严格的、类似军队的工作文化,工程师们需要每天工作12小时,周末也经常加班。

在东亚文化的环境下,亚洲员工可以很快适应高强度的工作,例如台积电日本工厂工人,就因更愿意加班以及对雇主的忠诚,因而顺利地完成了日本工厂的投产。而美国工程师们,显然无法接受高压的工作环境,更不要说接受东西方的文化差异。

据报道称,美国员工在台南市Fab 18工厂培训时,由于无法使用普通话和台湾方言进行沟通,因此每人都会配备一名同作为事工作伙伴,帮助他们熟悉环境。

但由于台湾同事工作繁忙,大部分美国员工都是通过翻译软件应付日常工作,其效果可想而知。

这种微妙的关系最终带入了亚利桑那州工厂,一半是台积电总部派来的台湾工程师和工人,一半是美国本地人。

就这样,赴美的台积电工程师们认为美国工人难以伺候,很难完成任务,缺乏奉献精神。反过来,美国工程师们指责工厂的“亚洲文化”导致了工厂管理混乱、等级制度僵化、工作强度太大。

直到目前,双方依然就企业文化进行着斗争,而高层虽然尽可能在缩小双方文化差异,但显然他们更偏向于自家员工。

“美积电”的痛

“台积电被誉为地球上最糟的工作地点之一。”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亚利桑那州的美国工人们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而对于远渡重洋的工程师们,他们并没有受到这些外界因素的影响,手拿着高额的补贴、身处宽松的环境,虽然嘴上说着羡慕日本工厂的高效,但实际上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而另一个赢家则是美国政府,靠着高额补贴的大饼,成功将台积电收入口袋中,只要工厂不跑,总有建成的一天。

而最痛苦的则是那些美国工人们,身处未开发的沙漠,还要忍受难以接受的长工时文化。

等到工厂正式建成,订单是否真的会来呢?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