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纪魅族“造芯梦”,输在起跑线

jh 8个月前 (08-09)

步子跨太大,并不是好事。

8月8日,有媒体曝料,星纪魅族集团旗下造芯团队调整业务,并计划裁撤所有应届生。此时,距离OPPO旗下芯片设计公司哲库(ZEKU)解散还不到三个月。

对此,星纪魅族回应称,面对全球经济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最终做出战略调整的决定,终止芯片业务研发,更加聚焦产品创新和软件用户体验

和哲库解散的逻辑类似,星纪魅族停止造芯的最大原因在于投资成本太高,看不到回报。此外,公司在成立时确立的路线均无实际产出,目前只有XR芯片有所进展。

但也有消息称,早在哲库解散之前,星纪魅族就已经考虑解散芯片团队了。

这家成立仅5个月的“新”公司,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

高调拿下魅族,吉利的初心是什么?

星纪时代牵手魅族,在业内本是一段佳话。

一边是缺少经验的新兴手机品牌,另一边是陷入低谷的珠海“小厂”,两家强强联手,粉丝们都期待着吉利和魅族可以走向美好的未来。

据悉,星纪时代最早希望收购的是锤子团队,但持有锤子团队的字节开出了很高的价格,并且锤子团队本身人才流失严重,最终吉利将目标转移到当时并不如意的魅族身上。

在接受《晚点 Auto》采访时,星纪魅族集团董事长兼CEO沈子瑜表示,这笔交易经由朋友介绍,在短短三四个月就顺利谈完。

这边是吉利出钱,换来了“3000万的魅友社区,1亿的Flyme注册用户以及每天五六百万DAU”的核心资产,同时,还得到魅族背后团队和完整供应链。

而魅族品牌得到了完整保留,可以独立运营。

但吉利收购魅族真的是为了造手机吗?是,也不完全是。

手机其实是吉利通向“智能化”的重要手段之一,本该由星纪时代完成,现在则改由魅族完成。

一直以来,智能车机系统都是吉利避不开的痛点,包括吉利、领克、极氪在内的多个品牌都因车机系统“拉胯”而被用户长期吐槽。

反观华为、苹果等手机厂商推出的智能座舱解决方案,受到消费者一致好评,吉利自然希望拥有Flyme操作系统的魅族可以顺手“救急”。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双方合作的初心还是围绕着各自存在的弱项展开,各取所需,而“自研芯片”严格来说并不是星纪魅族成立的初衷。

成也吉利,败也吉利

今年3月,星纪时代与魅族科技融合而来的星纪魅族正式成立。

外界的目光更多关注在魅族手机的“重生”,反倒忽视了星纪魅族对于吉利的重要性。

作为吉利旗下的子公司,吉利对星纪魅族战略规划其实有非常详细的规划,除了保留魅族手机事业部以外,还增设了XR事业部以及前瞻技术事业部。

单从部门设立来看,「手机、XR和前瞻技术」并不冲突,但在沈子瑜的规划里,这三条线各为核心,希望打通手机、XR、操作系统、芯片、汽车等等其他智能设备之间的界限,实现消费电子产业与汽车产业的融合和协同。

图片

这里有一个重点——“消费电子产业与汽车产业的融合和协同”。

换句话来说,包括手机业务在内,XR业务与前瞻技术业务都是围绕着吉利整体汽车业务服务,三者之内又互相成长

原来单一手机业务的打法,变成了“三驾马车”。

想法固然好,但对于一家新公司来说,步子显然跨得太大

回到本次的主角,芯片研究院属于前瞻技术事业部,大约有200名员工,分为三个重要部门:Soc开发部、媒体开发部和XPU开发部,负责车载系统级芯片、手机功能性芯片和XR芯片等项目,但由于成立时间比较短,目前研究院只在XR芯片上有进展。

为什么先做XR芯片?

笔者认为,一方面XR作为当时的风口之一,魅族早有了相关布局;

另一方面,吉利内部在车载芯片领域已经有亿咖通和芯擎科技牵头,此时让同为吉利系的星纪魅族投入到车载芯片的研发,显得多此一举。

同样是今年3月,亿咖通发布了计算平台——亿咖通·安托拉,该平台搭载了由芯擎科技研发的7nm车规级SoC芯片“龍鹰一号”,一经上市后便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也亿咖通和芯擎科技赚足了风口。

如此微妙的时间节点,让刚成立的星纪魅族略带尴尬,而同为星纪魅族、亿咖通、芯擎科技三家公司董事长的沈子瑜,自然要在精力上做出分配。

在采访中沈子瑜表示,自己精力主要放在星纪魅族和极星的合资公司上, 同时还管理着一个AR眼镜团队,至于亿咖通、芯擎科技和魅族,都有专业人士管理。

而这也恰恰对应星纪魅族在整车和XR芯片上的业务。

据悉,目前亿咖通已经是星纪魅族的一级供应商,两者进行了高度绑定,再让星纪魅族投入车规级芯片的研发,最多只是加了一道保险。

至于手机芯片,更是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目前来说,只有华为成功研发了手机系统级SoC芯片,而小米在付出极大的成本支出后,被迫放弃了Soc芯片的研发,转为电源芯片。

其他几家手机巨头的布局与小米类似,都将精力投入到专用芯片的研发上。即便如此,类似OPPO还是没住顶住压力放弃了哲库。

对比之下,没缺少手机自研芯片能力的吉利与魅族,显然承担不起高额的成本,放弃只是时间问题。

有意思的是,在魅族20系列发布会上,沈子瑜公布了星纪魅族与时空道宇合作为魅族手机开发的多模卫星通信芯片——魅族天问 S1,而这家公司同样是吉利系企业。

这么看,除了XR芯片以外,星纪魅族在其他两个方向都有“自家人”布局,能留给芯片研究院施展的机会并不多。

而在元宇宙概念不景气的背景下,XR芯片也成了“牺牲品”。

造芯并非易事,跨界要谨慎

对于正式成立仅半年多的星纪魅族集团来说,战略性放弃自研芯片业务并非坏事。

目前,魅族的市场表现仍在低谷,尤其是消费电子寒潮尚未散去、头部厂商不断内卷的背景下,元气大伤的魅族想靠“外行人”吉利打翻身仗,显然不太现实。吉利若是真想利用好魅族打通“智能化”,势必有些取舍。

按照沈子瑜的规划,手机业务是整个集团的重要一环,在”汽车+手机+XR+前瞻技术”的庞大野心下,拖后腿并不是什么好事。

为了及时止损,代价最大的芯片部门自然最先“挨刀”。

据最新消息显示,芯片研究院部门负责人Roca曾希望以现有的人员作为筹码去拉融资,融资到位后可以独立成新的主体公司,但最后还是没能摆脱解散的结局,其中有应届生入职三周就被裁员。

可见当前的大环境下,造芯本身就困难重重,吉利和魅族,都要继续过一段“苦日子”。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