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向左,吴晓波向右

温暖 6个月前 (01-04)

这世界有面向精英的生意,也有属于草根们的话语。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的最后两天里,来自商业界的两个IP人物罗振宇吴晓波纷纷发表了自己的年终秀。有意思的是,这两场年终秀的内容不仅昭示出两者完全不同的认知风格,也反映出商业世界里的认知变现之路所代表的两种可能性。

罗振宇向左,吴晓波向右

吴晓波在会场的3个档口分别换上不同的3件上衣,挺刮休闲,向外界说明他所代表的新中产阶级和新匠人主义;罗振宇则大张旗鼓地重点渲染了别在蓝色西装上的精致胸章,在炫目的舞台灯光下泛着金光,显然这是赤裸裸的商人功利主义在作祟。

一个略显平淡无奇,一个尽展华丽无比。与之相对应的是会场上的观众分布状况,《预见》上参差错落、《时间的朋友》则熙攘拥挤。除此之外,还有这两场录制视频的收费状况,一个在爱奇艺上免费,一个在优酷上需要付费才行,否则只能观看6分钟。

大众与精英

韩磊唱过一首叫做《花开在眼前》的歌曲,沧桑下备显柔情。它是纪录片《激荡三十年》的片尾曲,曾在次年春年大肆走红,也曾被罗振宇拿来做《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的背景音乐。这首歌的作词人有两个,一个是吴晓波一个是罗振宇。

彼时是2008年。

只不过10年之后,罗振宇和吴晓波纷纷将自己的年终秀开到了第四届。不同的是,吴晓波继续扛起新中产阶级的大旗,说“今天我和你们在一起就是一个圈层”;罗振宇则已然拒绝创业者,拒绝企业家,开始要为所有“做事儿的人”服务,向所有圈层蔓延了。

不仅是不同的商业化进程,两者个人风格也完全不同。早在梅地亚中心做节目策划时,罗振宇一大爱好就是召集嘉宾们开会,轮流为自己讲课;而吴晓波则带有江南文人的斯文儒雅,说话慢条斯理,举手投足一副知识分子的形象。

2008年是“不确定的开始”,中国正在经历房价下跌的“拐点”,全世界是银行业大规模的破产;2008年传媒业的“坏年份”,报业发行面临下行挑战,期刊遭遇瓶颈期;2008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有奥运会的盛大开幕,也有地震和暴雪的天灾。

伊藤忠兵卫说,对商人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灵活。在那一年,与吴晓波第一次深入合作拍摄《激荡三十年》的罗振宇,便展现出强悍的问题解决能力;而在接下来的10年中,他将展现出越来越浓烈的商人属性,也将在快速变化的中国商业中,掀起一股知识变现的大潮流。

在拍摄工作由于采访名单不可行的情况下,罗振宇适时提出外围采访的解决方案;也是在该年,罗振宇离开央视正式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穿梭于传媒业各大档口;他告诉许知远,“我无论干什么,一定要使我这张胖脸给露出来”。

罗振宇向左,吴晓波向右

2008年的吴晓波与罗振宇

2012年,马化腾宣布微信用户突破1亿,公众号平台正式上线,开启自媒体元年;截止到该年Q4,中国智能手机用户达到3.8亿人;同样在该年,国内最大的两家视频网站优酷和土豆宣布合并,2年后,视频业三足鼎立格局形成。

2012年底,罗振宇将《罗辑思维》正式在优酷上线,并于此同时开启每天公众号的60秒语音更新。在当年3月,优酷和土豆合并成为国内最大的视频平台,《罗辑思维》与高晓松的《晓说》成为平台点击量最高的一批视频节目。

吴晓波认识罗振宇的时候,不仅是央视6个特邀评论员中的唯一财经评论员,还是第一财经的《中国经营者》的主持人。2年后,吴晓波深陷《吴敬琏传》中知识产权官司脱不了身,持续3年的创作高峰也被打断;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下的传媒业变迁开始让他重新思索。

当2014年5月,吴晓波在吴晓波频道写下第一篇文章之时,罗振宇已经在新媒体领域耕耘了2年。《罗辑思维》在优酷的播放量超过8000 万,微信粉丝也积累到170万。吴晓波说罗振宇是那种能“瞬间爆发”的人,而自己需要长期慢慢跑。

一个月后,罗振宇继 “史上最无理的会员招募”活动又发起互联网出版实验,效果轰动。同年10月,柳传志在罗辑思维上发英雄帖,掀起“柳桃”热;一年后,罗振宇开始筹备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并开启20年门票的预售。

罗振宇告诉许知远,“我有什么情怀啊。我一买卖人,对得起买自己东西的人,就是最大的情怀。” 而吴晓波开始借傅斯年的“凡事先骑上虎背”来为自己代言,宣布吴晓波频道的新征程。4年后的《预见吴晓波》,则再次从追溯1919年的傅斯年开始。

今年的《时间的朋友》,罗振宇不谈大趋势而改为“小趋势”,说他和他的团队越来越想明白一件事——“跨年演讲只为一种人服务”,不是为创业者,也不是为企业家,而是为做事儿的人服务。而在2年前,这一受众是具有强烈求知欲望的“爱智求真的小伙伴们”。

与罗振宇不同,开设公众号不久的吴晓波,以“890”的谐音注册了一家公司巴九灵,意味着从80后开始将是主导新世界的主要人群;一年后,吴晓波发表《论屌丝》的文章,明确拒绝互联网屌丝文化;三年后,吴晓波频道开始发布《新中产白皮书》,将频道紧紧聚焦于中国的新中产。

他将新中产定义为:80 后,接受过高等教育,主要在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从事专业性或管理性工作,年净收入在 10万- 50 万,有着新审美、新消费、新连接的价值观。它“和年龄没有关系,和钱多少也没关系,是和思维、审美、价值观有关的一个名词。”

罗振宇说“做事儿的人使自己处于上升期”,而所谓的“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为了解释“小趋势”的定义,罗振宇列举了相当多的例子,比如20000外卖日订单的汪国玉、1天带货1.6亿的快手散打哥,甚至不惜搬出在得到上开设专栏的李翔家的两只爱猫。

但背后唯独忘了自己。

吴晓波在《水大鱼大》中引用尤瓦尔·赫拉利《未来简史》中的话:人类面临的新议题是人工智能革命,它将造成个人价值的终结,除了极少数的精英,99%的人将成为“无用之人”。因此,他判断“未来这个世界会被圈层化,每一个人生活在不同的圈层里。”

2015年4月,吴晓波在深圳组织“转型之战”千人大课,两周后1000 张票售罄,并临时加座86张;2年后,吴晓波开始招募企投家成立企投会,在一周多的时间里完成定额300人,单价49800 元的首期招募规模。

系统与碎片

许知远说罗振宇是个卖胶囊的人,他把知识放在胶囊里面——速效救心丸,然后让人吃下去。但在罗振宇看来,他所做的一件事只是把成本用足,让大家的认知视野急速扩张。因为在当今这个社会,“认知是人与人之间的唯一壁垒”。

他告诉许知远:当一个贵州某民族自治县哪个镇什么汽车修理铺对面,在我们这儿买一本《经济学通识》。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我们的传播,他可能这一辈子也都不会知道什么叫经济学,也许他也没看完,也许对他一生什么用都没有,但是你不觉得他的人生就此被点亮一点点吗?

罗振宇向左,吴晓波向右

许知远与罗振宇

在今年的《时间的朋友》上,贯穿会场的主题是罗振宇的扎心五问:我能看到事实吗?我能感知“非共识”吗?我的时间够用吗?我的力量从哪里来?时间愿意和我做朋友吗?在亮丽的闪光灯下,他自嘲道:我能预测什么呀,顶多是网速会更快一点。

而在《预见吴晓波》中,每年的主题则皆聚焦于:对今年的经济形势做总结,对明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做预见。他说:1、中国之未来,不在于有多少机器、多少黄金、多少高楼,却在于我们每一代有怎样的人;2、没有夕阳西下的产业,只有夕阳西下的人。

罗振宇说他没有什么情怀,就一买卖人。“在这个时代,我们这种人存在的价值也许就在于,乱拳打死老师傅。”吴晓波说“没有价值观认同的社群就是乌合之众”,在未来的互联网环境下,吴晓波频道将“拒绝大众品牌、大众传播和大众营销。”

许知远对罗振宇怀有“偏见”,这偏见是他在《预见吴晓波》上所说的“庸俗化知识”。吴晓波和许知远的相识是基于李普曼,他为《新闻业的怀乡病》作序开头便是:我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传媒人是从罗纳德·斯蒂尔那本厚厚的《李普曼传》里寻找到梦想的种子的。

罗振宇向左,吴晓波向右

许知远在吴晓波的《预见2019》上

古有格言:人已群分,物以类聚。显然,吴晓波和吴晓波频道是基于相同群体的价值变现物,罗振宇和得到则是有着清晰商业模式的产品结果。这同样也是精英主义和草根主义的分野,是《潘神的迷宫》中的三把钥匙孔,无论开向哪边都代表了当事人背后不同的理念支撑。

社会心理学有一个叫做乌比冈湖效应的概念,指人的一种总觉得什么都高出平均水平的心理倾向,即给自己的许多方面打分高过实际水平。简单而言,便是过分高估自身所处的环境,扩大自己所处的圈层,这尤其表现在那些精英主义者身上。

截止到2017年末,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的总人口为13.90亿。在这接近14亿的人口中,有多少是中产阶级呢?不同的定义有不同的数量划分,但保守在2-3亿人左右,约占总人口的14%—18%。而在这十几的百分比中,又有多少精英阶层呢?

2018年7月26日,拼多多在上海和纽约两地同时敲钟,以351亿美元的市值结束首日交易,相当于彼时2/3个京东。5个月后,差距缩至33亿美元。谁也想不到,京东花了整整20年才做到如今的体量,而拼多多只用了3年。

王兴说全中国只有不到4%的人有本科或以上学历;国家统计局说,到今年上半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2300元,还没有包括房贷或房租。在纳斯达克广告屏幕上闪耀着的趣头条,正在无数村落里印下“赚个买菜钱”的宣传标语。

刘强东评价拼多多:“当一种商品在一定程度上便宜,对消费者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这是浪费钱而不是节约钱。”这与许知远评价罗振宇的知识是“胶囊”是“速效救心丸”、引用米沃什的“庸俗知识论”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罗振宇自然有他的认知边界,比如在奇葩说里认为所有的公司都不会因为投诉而开除员工,他这样认为的证据是他看的一本书里这么说的。但不管如何,得到App的注册用户至去年中已经超过了2000万。

因此,那些批驳罗振宇、看不起拼多多的人群,也许并不是目标受众。这个世界有面向精英们的生意,也有属于草根们的话语。不管是哪种,他们都合理存在于中国的商业环境,存在于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进程里,形成中国的商业故事。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