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万元购锣,京东“618店庆日”在港二次上市,开启乘风破浪新旅程

伶轩 2周前 (06-18)

京东是否真的能如所想的成为一家全球化技术与服务企业,尚需时间验证。

6月18日,京东正式登陆港交所,发行价为226港元/股,全球发行1.33亿股,总计募资净额约297.71亿港元,股票代码为有纪念意义的9618.HK,成为继阿里、网易之后第三家在港股上市的中概股企业,也成为了港交所今年以来最大规模新股发行商。

在“店庆日”,也是公司成立整22周年时二次上市,对于京东来说既是对过去的不错的结束,也是对未来的全新开始。

20万元购锣,京东“618店庆日”在港二次上市,开启乘风破浪新旅程

20万元购锣,只为迎接“新起点”

京东对这次上市有多重视呢?圈内今天在传的一个段子再直观不过了:京东花20万元买了个锣,而上个星期的网易只花了3000块。

20万元购锣,京东“618店庆日”在港二次上市,开启乘风破浪新旅程

当然,这只是个“调侃”,和201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相比,京东的这一次上市,“低调”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

如果问“京东最鼎盛的时期是什么时候”,可能很多人想到的都是过去,而不是现在,刘强东也这么认为。

“京东最鼎盛的时期是2014年-2015年刚刚上市时,当时我们是行业惧怕的对象……但忽然之间大家发现,京东开始跟在别人背后,什么都学竞争对手。京东开始迷失了自己。”

在刘强东看来,公司2014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内外部关系变得复杂,甚至一度让欲望替代了逻辑,一切的一切积累下来,终于让京东在2018年遭遇重挫。

根据京东此前公布的招股书信息,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该公司的净收入分别为3623亿元、4620亿元、5769亿元,持续业务经营净亏损分别为1900万元、28.01亿元,2019年转盈,净利润为118.9亿元。

没有看错,京东在2018年的净亏损达到了28.01亿元。

可以说,2018年的京东面临的是存亡问题。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京东着手对内部架构进行调整,涉及战略、组织、机制、人才、文化、业务六条线,包括迅速成立战略决策委员会(SDC)、战略执行委员会(SEC)、HR委员会(HRC)、财务委员会(FC)、技术委员会(TC)等。

除此之外,在研发投入上京东也非常“壕气”,仅2018年便出资超百亿用于云、智能供应链、智能物流、IoT等领域的软硬件技术深度融合,NeuHub、智臻链、京鱼座等等技术平台也在迅速成长。

从招股书信息看,目前京东在物流、智能产业、健康、金融科技等领域均有布局,包括京东数科、京东健康等子公司正在高速发展,公司与腾讯、谷歌、沃尔玛等均建立了长期深入合作关系。

在外部投资方面,京东先后认购了包括途牛、永辉、中国联通、Farfetch的部分股份,如已持有永辉约12%的发行流通普通股,成为Farfetch的最大股东等。

与此同时,此次上市刘强东也对京东提出了新的发展目标:

一、转型成为一家技术驱动的供应链服务公司;

二、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

针对这两个目标,京东对公司的使命和战略定位进行了升级,使命从“科技引领生活”升级为“技术为本,致力于更高效和可持续的世界”;战略定位则升级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

招股书中明确表示,“上市所募得的资金将用于投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以进一步提升客户体验及提高营运效率。”

而京东此次上市,还有另一大亮点——公司股权结构。

招股书显示,目前腾讯为京东第一大股东,持股5.272亿股普通股,占股17.8%;刘强东持股4.485亿股普通股,占股15.1%;沃尔玛持股2.89亿股普通股,占股9.8%。

不过有意思的是,京东的投票权并不是完全依照持股比例多少计算的,招股书中明确表示,刘强东拥有京东最大投票权,达78.4%,腾讯的投票权仅有4.6%,沃尔玛则拥有2.5%的投票权。

当然,和网易一样,京东选择在港交所二次上市同样是受到了外部环境因素的影响。

规避风险,中概股或陆续回国

就在上个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加强对外国企业监管的法案——《外国公司问责法》,其中提到:

1、要求在美上市的企业披露公司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或者控制;

2、要求外国公司必须接受美国监管机构的审计,如果连续三年外国企业未能遵守美国上市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禁止该公司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在言明公司发展前景的同时,京东也在招股书中明确了“风险因素”,主要有两点:

1、《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正式通过后,倘若公司未有解决问题以及时满足PCAOB的检查要求,有可能被退市。

2、如不能有效管理增长或执行战略、过去曾有的重大净损失、中国零售和线上零售增长及盈利能力的相关不确定性、品牌或声誉遭受损害、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激烈的市场竞争、未来用户体验不佳等,均是京东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风险所在。

而上周二次上市的网易也同样提到了这一点:

倘若《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由美国众议院通过及经美国总统签署,可能会令投资者对受影响发行人(包括网易)存在不确定性,因此网易的美国存托凭证市场价格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若网易未能及时满足法案施加的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检查要求,可能会从纳斯达克除牌。

20万元购锣,京东“618店庆日”在港二次上市,开启乘风破浪新旅程

不难看出,当前中概股在美国市场的处境并不好,而随着网易、京东、中芯国际、百度等相继回国上市或表露出相关计划,未来或将有大量的中概股回到国内上市。

不过就目前来看,京东的整体业务发展是在向前的,目前京东账面现金充盈,今年上半年,在京东5月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称,该公司这一季度实现营收1462亿元,同比增长20.7%,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0亿元。

与此同时,京东还特意强调,“即便在疫情最严重的1-4月,京东平台上共有572个日用百货商品品牌下单金额超亿元,其中490个品牌为国产品牌,有230个品牌下单金额超3亿,180个品牌同比增幅超50%,京东成为数十万品牌商家最大增量场。”

京东曾用了10年时间,让公司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也“鼎盛”了一段时间;6年后回来,它是否真的能如所想的成为一家全球化技术与服务企业,尚需时间验证。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