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半导体抢人大战

韩小平 3周前 (11-13)

芯片国产化是对国内半导体人才的一次大考。

众所周知,我国是全球芯片市场的最大消费国和进口国家。

据了解,2004年,我国芯片产业市场规模为545亿,到了2019年,增长至7700亿,增速等同于全球增长速度的四倍,进口方面,我国2019年芯片自给率仅为33%,进口额是出口额的3倍。

就在今年,国务院定下2025年,中国芯片自给率达到70%的目标,芯片国产化可谓是任重而道远。而”国产化“的背后,是对国内半导体人才的一次大考。

我国芯片人才有多紧缺?

今年发布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显示,目前国内仅有50余万人从事集成电路行业,到2022年,我国需要75万人从事集成电路行业。也就是说,在2022年之前,我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缺口依然有25万。

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现今国内设置有集成电路专业的学校大约有28所,以清华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等院校为代表,而每所院校每年的招生人数非常有限。

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王志华也曾明确表示,现在全国几十所院校,满足不了集成电路行业的人才需求,“以清华北大为例,近期每年培养出的、符合人才培养素质标准的本科学生有10到20名,10年培养100名到200名。其他集成电路的兄弟院校培养的是百名的量级,十年也就是千名。”

不仅如此,集成电路专业体系庞大,学生从理论学习到具体实践还需一定的成长时间,人才短缺的问题,在短时间内难以填补。

全球芯片IP市场第五大供应商Imagination的高级总监时昕也表示,“整个集成电路行业对人才的要求比较高。以处理器为例,处理器设计属于要求较高的方向,我们所需的人才基本上是985硕士级,而且要至少工作个三五年才能比较放心使用。”

为什么我国芯片人才如此紧缺?

目前论点有三类:

传统培养模式难以适应专业芯片人才培养;

芯片行业技术难度大,导致顶尖芯片人才数量少;

芯片行业投入高、收益低,研发周期长,从而导致整体行业薪资低,人才流失。

值得一提的是,坐落于南京江北新区的中国首所芯片大学——南京集成电路大学于最近正式成立。不同于普通高校,南京集成电路大学以培养技能为目标,招收集成电路相关高年级学生和从业人员,旨在加速填充我国芯片人才库。

关于芯片行业整体薪资偏低的现状,据BOSS直聘数据显示,2019年芯片行业人才平均招聘薪资为10420元,十年工作经验的芯片人才平均招聘工资为19550元,仅为同等工作年限的软件类人才薪资水平的一半。以腾讯、阿里等头部互联网企业为例,其招收的应届硕士生程序员月薪水平早已超过万元。

数据还显示,芯片人才所学专业TOP 5 为电子信息工程(18.69%)、自动化(10.63%)、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9.02%)、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5.02%)和测控技术与仪器(4.97%)。以上五个专业主要涉及芯片设计层面。

时昕说到,“一直以来,这个行业整体的薪资其实是偏低的,从薪酬待遇方面来说,确实没有竞争力。”

不过,随着全社会以及整个行业的重视,目前情况已有好转。

针对这一点,时昕也表示:“这两年也能够感觉到招人越来越难了,我们自己也明显感觉到大家开始抢人了。”

半导体行业的“抢人大战”

随着人才的紧缺,半导体行业的“抢人大战”也已经吹响号角,各省市、各高校、各企业可以说是祭出了自己的多种手段,只为留住或培养人才。

政府侧,不断出台利好政策。以南京江北新区为例,2019年该新区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就达到300+亿,同比增长超过150%。

据蚂蚁矽服刘立介绍,江北新区集聚的集成电路相关企业已经超过400家,涵盖芯片设计、晶圆制造、芯片封装及成品测试、专用材料与设备、终端制造等产业链上下游全部环节。

高校侧,为了应对人才缺口,集成电路学科也迎来了一次“升级”——2020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将集成电路设为一级学科,从电子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中独立出来。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高校与企业之间也开始联动起来,从“产教融合”的角度,更为针对性的培养和磨砺更多人才。

“芯片人才培养刻不容缓。相比于理论研究,当务之急是缩短芯片人才从培养阶段到投入科研与产业一线的周期。”现任南京集成电路大学校长的时龙兴教授曾这样说。

除了高校,芯片培训班也如春笋般不断冒出,“上课4个月,从小白到年薪30万”、“2个月必能找到工作”等等广告语也提醒着大众,芯片行业正求贤若渴。

企业侧,招人的薪资要求越来越高了,抢人形式也愈演愈烈,比如任正非3天访问4所大学,比如台积电多名员工被挖走。

今年7月,任正非带领一批华为高管,以人才培养和招聘为目的,先后访问了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四所高校。任正非在与复旦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宁生会面时说,“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我们今后要争取的是争取教育和人才。”

作为全球第一的晶圆代工企业,台积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是在今年爆出,自2019年开始,中国大陆已招揽100多位台积电工程师和经理人员,旨在开发14nm及12nm的芯片制程。据统计,中国台湾已经有3000多名芯片工程师先后被高薪挖到大陆。

”总体来看,我国集成电路人才依然紧缺,而芯片产业人才培养需要多管齐下,积极开展‘产学研’联合培养模式,突破高端人才发展培养是产业发展的关键瓶颈。”蚂蚁矽服刘立总结道。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