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回应疑问,“新冠病毒是否属于SARS冠状病毒?“

韩璐 2周前 (02-10)

新冠病毒是一种新病毒,与SARS病毒平行存在。

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属于SARS冠状病毒?

在昨晚湖北省召开的第19场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后,这一疑问在微博上引起了广泛热议。

专家回应:少说了两个字

此次发布会上,来自华中农业大学的专家教授陈焕春通报疫情相关工作称: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以及华中农业大学研究证实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与蝙蝠中发现的SARS相关病毒拥有87.1%的相似形,与SARS病毒有79.5%的相似度。与一个云南的蝙蝠样本中发现的冠状病毒的相似度高达96%。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冠状病毒。”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许多网友的质疑:仅凭借这些相似度数据的罗列,就直接能够证明新冠病毒属于SARS冠状病毒?这一结论的得出似乎并不具备足够的支撑力。

对于网上的疑问,陈述该结论的陈教授事后也在媒体致电时作出了回应。

他表示,这是口误,准确的表述应为“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而这一结论的得出来自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发表在Nature上的论文。

据了解,石正丽团队在Nature上发表的论文名为《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在关于新冠病毒的归属上,该团队将之列入SARSr-CoV(SARS-related coronavirus,急性呼吸综合征相关的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属于同一种冠状病毒。

与此同时,针对网上关于“新冠病毒究竟是不是SARS病毒”的新一波疑问和争议,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所长许文波和钟南山院士也作出解答,称新冠病毒是一个新的病毒,并不是SARS病毒,只是跟SARS病毒平行的一种冠状病毒,两者属于同一类,但不是同一种。

至此,网上因为这一表述口误而引起的质疑和争议也正式落下帷幕。

临床治疗新增5种新药物,新冠病毒中间宿主可能是穿山甲

虽然关于新冠病毒归属的结论在表述上出现了一个小失误,但是“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这一结论的得出,也为新冠病毒的疫苗研发带来了一个新的曙光。

根据相关论文以及研发成果来看,新冠病毒可以利用SARS病毒的相同受体入侵细胞,对于当前新冠病毒的临床治疗和疫苗研发来说,这着实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与此同时,有关专家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在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治疗上,目前已经初步筛选出3种潜在药物能够抑制病毒复制,近期又发现了5种药物具有抑制病毒作用。

据了解,落实到具体的临床治疗上,由美国吉利德公司原创生产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是近期的主要关注点。2月6日,武汉金银潭医院在注册审批工作完成之后即启动了这一临床试验,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方法展开。

就在9日晚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彭志勇通报了关于“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的进展,称实验分组比例为2:1,意味着每一位患者有67%的概率能够进入治疗组,而目前临床试验仅进行3天,效果还很难说,“最后的效果要等到实验完了之后,专家一起集体评估。”

另外,作为从动物冠状病毒进阶到人类冠状病毒的三种病毒之一(其它两个为SARS与MERS,被发现前均不存在于人群中),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身份也在这段时间中引起了人们的一番猜测。

针对这一问题,专家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依据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结果,穿山甲有可能是潜在的中间宿主,其基于宏基因组拼接出来的病毒序列与感染者毒株序列的相似度高达99%。同时他也指出,称新冠病毒也可能存在多个中间宿主。

就过往的报道来看,“蝙蝠是原始宿主”这一结论在各研究团队中皆得到较高肯定,至于“中间宿主”的身份,除了华南农业大学所提出的穿山甲,北大工学院研究团队也曾提出水貂可能是中间宿主候选者,石正丽团队更是在论文中对中间宿主的是否存在持有不明确态度。

一般而言,中间宿主身份的确定对于疫苗研制和接下来的疫情防治具有极大的好处,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是否存在中间宿主、中间宿主究竟是什么等问题还没有得到确定的答案。不过正如专家所讲,当今78%人类新发传染病与野生动物有关,或者说来源于野生动物,人类应当尽量少养,更不能去吃!

最后:关于气溶胶传播、假阴性等人们关心的问题

2月8日下午举办的上海市疫情防控进展新闻发布会上,有专家表示目前可以确定的新冠病毒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飞沫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

此消息一出,人们对于新冠病毒防护工作的担忧再上一层楼,担心病毒通过空气传播,更甚者重现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香港淘大花园的悲剧。对于这个担忧,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徐顺清在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说明气溶胶传播,并解释称气溶胶传播不是空气传播,病毒也不可能在空气中长时间存在,戴口罩即可防止气溶胶传播。

至于另一种引起人们担忧的“粪口传播”,徐顺清副院长也表示该传播途径目前并没有得到证实,即使被证实,该传播途径也是比较好进行控制的。

此外,针对引起人们对疫情检测环节担忧的“假阴性”(确诊患者核酸检测呈阴性)的问题,徐顺清副院长回应称,核酸检测的确存在一定的假阴性,可能造成一些传染源没有真正被识别出来。发现这一问题后,原本将核酸检测作为唯一诊断依据的诊疗方案将替换升级为“核酸检测+肺部影像学+临床症状”,用以判断病人是否符合出院标准。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