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三人,以表彰对丙肝病毒的发现

韩璐 3周前 (10-05)

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0分,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正式揭晓。

本次获此殊荣的分别是Harvey J. Alter、Michael Houghton和Charles M. Rice,以表彰他们对丙肝病毒的发现,为抗击血源性肝炎做出决定性贡献。同时他们将平分10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约合人民币762万。

2020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三人,以表彰对丙肝病毒的发现

在他们的工作之前,尽管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至关重要,但大多数血源性肝炎病例仍然无法解释。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揭示了其余慢性肝炎病例的原因,并使验血和新药物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Harvey J. Alter

2020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三人,以表彰对丙肝病毒的发现

1956年在罗彻斯特大学获得文学士学位,1960年在该校得到医学学位。1964年与后来的诺贝尔奖得主巴鲁克·塞缪尔·布隆伯格发现了澳大利亚抗原,后来被认为是乙肝病毒的一部分。他还以动物模型来研究人体免疫缺陷病毒,并确定了丙型肝炎病毒。2000年获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2013年获盖尔德纳国际奖。

Michael Houghton

2020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三人,以表彰对丙肝病毒的发现

英国生物化学家,参与开发丙型肝炎测试。霍顿1972年获东英吉利大学学士学位,并于1977年获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生物学博士学位。然后,他在白金汉郡塞尔研究实验室工作,在1982年成为希龙公司的非甲非乙型肝炎部主管。

Charles M. Rice

2020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三人,以表彰对丙肝病毒的发现

美国病毒学家,其主要研究领域是丙型肝炎病毒。他是洛克菲勒大学的病毒学教授。他与Ralf F. W. Bartenschlager和Michael J. Sofia共同获得了2016年拉斯克-狄贝基临床医学研究奖。

关于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于1901年首次颁发,历届得奖的科学家研究领域分布相当广,比如截止2010年,有8枚奖章授予了在G蛋白和第二信使的信号转导这一领域有贡献的专家,还有13枚授予了在神经生物学领域的贡献。去年,该奖项则颁给了“发现了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的美国科学家James Allison以及日本科学家Tasuku Honjo。

截止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共颁奖111次,颁给了222位获奖者,其中共有12位女性获得该奖项,人数仅次于16名的和平奖和13名的文学奖,是女性得主第三多的诺贝尔奖项。

2015年,我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因“发现治疗疟疾的新疗法”,即如何将青蒿素从青蒿中更高效率地提取出来,降低疟疾死亡率而获得该奖项,她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中国本土科学家。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