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5G新机遇

韩璐 4个月前 (01-21)

今年5G的“主调”会是什么?

就在昨天(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在大洋彼岸,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在首都华盛顿宣誓就职,而卸任总统特朗普没有遵循美国政治惯例,去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

而大洋这边的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拜登上任后,特朗普政府的禁令还会继续吗?比如芯片,比如EDA,这一切都与5G发展息息相关。

2020年已经过去,2021年,5G的新机遇在哪里?

入局5G:最好的机会在过去10年,其次是现在

“5G其实已经不‘新’了,真正入局5G的机会在过去的10年里。”张泉(化名)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向镁客网说到,在正式进入投资者阵营之前,他已经在通信行业深耕多年。

为什么这么说?据张泉的介绍,5G属于硬科技产业,最早的机会偏向于中上游,譬如核心器件、材料等等,而这些产业早已发展逾20年,其中更是有大量企业已经上市。这也意味着,从投资角度来讲,已经没有太多的机会再进入。

众所周知,处于对政策和产业趋势的敏感,投资者的动态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行业走势与动态,对于产业从业者来说,在考虑市场切入口及产品设计等问题时候,这是他们需要关注的。

真正的机会在过去10年,难道现在就没有机会了吗?并不是。

用张泉的话来说,相比于过去的“大量机会”,现在的机会是“有限”的。这个时候,“我们得观察产业链中,5G较之4G的明显变化,从中发现机会。”

5G产业是线性发展,不会突然爆发

“5G整体上是一个To B的、具备工业逻辑产业,‘线性发展’是它的特点,这意味着它没有爆发性发展的可能。也因此,相较于2020年,2021年的5G发展在大体方向上并没有太大变化,依旧专注于基础设施建设。小饭桌CEO李晶如是说。

2020年,5G虽然还没有真正“贴近”用户,但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却可以用“卓有成效”来形容,包括开通逾70万个5G基站、实现地级市5G网络覆盖等等。

在这波5G成绩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一些赚得盆满钵满的相关企业,比如做射频前端的韦尔股份,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9.7亿元,同比上涨48.5%;归母净利润达到17.3亿元,同比上涨1177.8%;扣非净利润15.9亿元,同比上涨2471.1%。

同时,我们也看到,大量资本正涌入5G赛道,进而“扶持”企业向前进。

依据睿兽分析所统计的数据,2020年1-8月,5G最相关信息通信领域的全球融资金额达到了803亿元,差不多等于2018年与2019年融资之和(仅差42亿元)。此外,诸如云计算、IoT、边缘计算等产业也与5G密切相关,更是受到关注。

与此同时,“新基建”也带着逾340万亿元资金下场,而5G作为“新基建之首”,自然而然受到最多的照拂。

究竟,当前5G相关产业有多受青睐?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用云岫资本合伙人兼CTO赵占祥的话来说,一定要“快”,当下各资本正抢夺得很厉害,譬如射频芯片等一些头部项目已经很难参与进去,“往往到最后,5G投资不再是投资者挑选项目,而是变成项目挑选投资者。

中美矛盾下,国产替代势不可挡

自2019年开始,“国产替代”经常出现在半导体等硬科技领域从业者的口中。

彼时,美国政府陆陆续续将包括华为、中芯国际在内的多家企业拉入“实体清单”,禁止涉及美国技术和产品的公司向这些中国企业供货。

对我国5G发展来说,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所有通信基础设施芯片等都需要自研或实现国产化。

从此,“国产替代”就成为了国内企业,尤其是核心基础设施建设的使命。与此同时,“华为海思等企业被禁之后,其所空出的市场也给了许多创业公司机会,去做5G相关的核心芯片。”赵占祥表示。

此外,“全球半导体产能严重不足”的问题,从去年到现在愈演愈烈,已经从手机扩展到了汽车等领域。

“美国对技术的封锁,以及半导体产能严重不足都是制约因素,会拖慢国内5G建设步伐。”李晶说到。这也进一步要求国内加快自主研发和国产替代的速度。

需要注意的是,在政策扶持、资本涌入和国产替代口号的驱动下,半导体企业市值在2020年平均涨幅40%-50%,估值泡沫”问题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李晶向镁客网举例,以EDA为例,国内市场的总容量可能只有20亿元,但一些公司的估值就超出了20亿元,“这里面的估值模型是没法计算的。”

5G新机遇:技术为先or市场为先?

入局5G有两条途径,一种是硬件类,譬如半导体、新材料,另一种是软件类,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场景应用。

其中在5G应用上,受访的几位投资者一致认为现在不是最佳入局机会,“今年的重点还是在基建、网络部署上,最早得到明年才会有一个较为清晰的应用认知。”

也因此,半导体、新材料等中上游环节,依旧是关注重点,亦是产业机会所在。

不过,在更为具化的时候,我们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赵占祥表示,5G大芯片、前端芯片、F5G和5G材料会是2021年的投资重点,并指出,“如今芯片等硬科技投资已经到了深区,简单的东西已经被做完了,剩下的都比较难,因此投资一定要关注高门槛方向。一旦成功,不但能形成高壁垒,利润也是非常可观的。”

站在从业者的角度对这句话进行翻译,即技术研发和产品打造要往高尖端方向走,会容易获得资本青睐。

不过,在史悦看来,进入赛道并不一定需要拥有高尖端技术,要强调“性价比”。

“拥有尖端技术并不代表就拥有机会,首先一定要观察是不是存在市场,比如高功率微波通信之类的尖端技术,听起来的确很炫酷,但是并没有实际意义,且市面上也已经有成熟的工业化方案在解决同样的问题。”

同时李晶也提到,一个项目的创始团队是否具备丰富的产业全栈式技术能力,以及所从事的方向是否与毕生所学高度相关,也是他们评判一个项目是否可以投资的考核点。

当然,诸如张泉这类投资者,如他所言,硬件侧的机会是有限的,因此他更看好产业升级存在大机遇,强调放大视角重新审视“大5G”,而非单纯的5G技术。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只是5G网络部署的第一年,且5G手机渗透率也还没有那么高,因此5G产业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也都处于摸索阶段。

“依据过去3G、4G产业发展的时间线来看,不管是传统互联网延续带来的创新,亦或是面向B端产业的创新,在商用的2-3年左右,应该会涌现一些新的应用。一旦出现,对大家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