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的苹果税“没了”?

韩璐 2个月前 (08-31)

别高兴得太早。

天下苦“苹果税”久矣!

这是所有开发者的内心呐喊。

因为“苹果税”,iOS版微信被关闭过赞赏功能,谷歌搜索被下架过,在美国更是有公司为此与苹果对簿公堂,还得到了微软等互联网科技巨头的支持。

而现在,苹果终于“妥协”了。

从此以后,开发者可以绕过30%的苹果税了?

所谓的“苹果税”,是用户对苹果App Store一种收费模式的调侃。

依据苹果制定的规则,当第三方付费应用被下载,或者用户在应用内购买虚拟商品/服务时,必须使用苹果的支付接口,进而苹果以此为由从中抽成(苹果、开发者3:7,年收入少于百万美元抽成15%),也就是“苹果税”的由来。

作为开发者,要不就“哑巴吃黄连”接受由此造成的利润损失,要不就将这部分成本转接到最终的用户身上。

也因此,就出现了同一款App、同一项App内付费项目,iOS版比Android版收费高的现象。

对于这种结果,用户也是无可奈何,要不接受,要不只能借台Android进行充值,前提是iOS与Android平台账户相通。

就这样过了许多年,苹果靠这种抽成模式赚了多少钱呢?

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在2020年,App Store内营收达到了640亿美元,人民币4150亿元。

作为对比,小米集团2020财年总营收为2459亿元,仅为苹果一项软件服务59.3%。

但意料之外的,苹果竟然妥协了。

30%的苹果税“没了”?

依照苹果公布的7项新措施,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

开发者可以使用电子邮件等通信方式与用户共享iOS App之外的支付方式,开发者不需要因发生在App或App Store之外的任何购买支付佣金。

也就是说,只要用户通过开发者邮件告知的App、App Store外渠道进行支付,比如网页,后者就不需要把自己的3成收入交给苹果。

进一步地讲,开发者不需要再通过提高服务费用来维持利润率,用户也不需要再承接这部分成本。

但是此处划重点,苹果还是很“鸡贼”的。

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此次达成的7项措施在于“为小型开发者提供更多灵活性与资源”。这意味着,只有年收入小于100万美元的开发者才能享受这份“福利”。

其次,开发者拥有发邮件告知用户第三方支付渠道的方式,但如果想要在App内支付,还是需要交“苹果税”的。

这么一来,苹果所做的,只是将过往被判定为违规的“邮件通知”变得合规化,并将覆盖范围缩小至小型开发者。

看似前进了一小步,又似乎这一小步并没什么大作用。

而再进一步挖掘,就可以发现,这一小步甚至对于苹果而言是无关痛痒的。

30%的苹果税“没了”?

小型开发者集体“围攻”苹果,但它并不慌

在苹果的公告中,它明确表示,这7项新措施是苹果与“Cameron et al v. Apple Inc.”开发者诉讼案原告达成的协议内容。

据了解,这项起诉是在2019年由软件开发者Donald R.Cameron和位于伊利诺伊州的公司Pure Sweat Basketball.Inc联合提交,控诉苹果违反反托拉斯法案。

从本质来看,就是一场反垄断诉讼。其中的争议点,集中在以99美分结尾的定价策略和30%的抽成。

这场诉讼案共耗时两年多,一共产生了400条庭审记录,期间出庭的利益相关方包括如今正与苹果打着官司的Epic Games,以及微软、谷歌等公司及机构。

你没看错,即便是微软、谷歌等科技巨头,也饱受着“苹果税”的困扰,甚至他们的App也曾因为苹果的“霸道”而在App Store遭到下架处理。

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Epic将苹果告上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时,微软等也表态支持了。

微软总裁的话来说:某些应用商店滥用人心。

30%的苹果税“没了”?

继续回到正题。

7项新规的更新,苹果的目的在于“安抚”小型开发者,而在App Store盈利模式中,由这部分群体产生的有多少呢?

依据SensorTower于2020年底发布的调查报告,App Store开发者中约有98%有资格享受15%“苹果税”优惠政策。

换句话说,App Store有98%的开发者都是年收入不足100万美元的小型开发者,而苹果从这些小型开发者的获利只有32亿美元,仅占比App Store整体营收的5%。

至于剩下的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2%开发者中,有1.5%获得了1.5亿美元以上的年收入,但却贡献了App Store营收总额的29%。

由此来推演,即便这一次苹果为了照顾98%小型开发者的利益,让他们能够使用邮件等告知用户使用第三方支付途径,甚至拿出1亿美元作为“小型开发者援助基金”的一部分分配下去,对于苹果而言,仅仅是小case罢了。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此次苹果针对美国小型开发者的“福利”,也可以看成是“顺水推舟”,是对当前各国“反垄断”呼声的一个表态。

各国反垄断进行时,苹果也该动作了

相对于小型开发者的集体诉讼,亦或是Epic的状告,各国的反垄断才是令苹果最头疼的事。

早在去年6月,美国众议院就曾要求库克出席听证会,为App Store反垄断调查作证。

有美国议员这样形容:

苹果收取高昂App租金和抽佣30%,就是“拦路抢劫”。

同月,欧盟委员会也开始对苹果App Store和Apple Pay展开反垄断调查。而在这之前,瑞典音乐流媒体服务提供商Spotify也曾提出两项申诉,一项是苹果对Apple Music竞争对手进行不公平限制,另一项就是30%的“苹果税”。

可以看到,自去年开始,有关于苹果App Store“反垄断”的调查就开始层出不穷。

这不,就在本月11日,美国国会两党推出法案(尚在讨论中),禁止苹果和谷歌强制App开发者使用IAP(应用内支付),同时不允许惩罚应用商店内外定价不一的App。

紧接着本月25日,韩国国会通过《电信业务法案》修正案,禁止苹果和谷歌强制App开发者使用IAP。

30%的苹果税“没了”?

图 | 第17条为禁止条例

韩国法案的此项更改,相当于直接取缔了苹果与谷歌的“佣金抽成”。这也是世界上首部对于平台应用商店支付结算方式进行监管的法律。

虽然苹果针对该项法案发表声明,认为这类做法会降低用户使用App的安全性。不过相比于苹果的反对,作为开发者和用户,还是十分欢迎的。

韩国法案的修改可以说是对苹果敲响了警钟,它是时候该好好重新思考App Store内的收费机制了。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