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拿下5个IPO,平均每个月投资3家……华为哈勃投资不再“孤勇”前行?

韩璐 4个月前 (01-20)

在“IPO收割机”哈勃投资这里,至少还有6家企业正排队上市。

如果对华为哈勃投资贴标签,或许“孤勇者”可以作为一个候选。

从企查查可知,哈勃投资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而自成立以来,哈勃投资对外的每一笔投资,都是用的华为自有资金。

但现在,这个局面被打破了。

日前,哈勃投资完成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登记,机构类型是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

这意味着,哈勃投资可以独立对外募资了。

成立近3年投资64家企业,平均每个月投资3家

哈勃投资成立于2019年4月,至今已经走过近3年时间。

而它的成立背景,也是很“特别”。可以说,华为之所以成立哈勃投资,是为了抵御来自美国的打压。

曾经在华为全联接大会2020上,时任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就曾提到,哈勃投资是华为遭美国制裁背景下专门成立的,旨在通过投资和华为的技术去帮助整个产业链,“华为是有很强的芯片设计能力,我们也乐意帮助可信的供应链增强他们的芯片制造、装备、材料的能力,帮助他们也是帮助我们自己。”这个“帮助”,除了资金投资,也包括订单支持。

反映在投资版图中,华为哈勃投资的目标也很明确,以半导体为基底,瞄准“卡脖子”技术。

截至目前不完全统计,仅产业投资这块,哈勃投资(包括两大主体哈勃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哈勃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发起65笔投资,收入64家企业,投资金额少则数十万,多则上亿。

算下来,平均一个月投资3家企业。

图 | 依据企查查、公司公开信息整理 制图/镁客网

期间,随着投资项目的越来越多,哈勃投资本身的资金实力也在不断升级。

最初的时候,哈勃投资的注册资本为7亿元,之后4次增资:

2020年1月增资至17亿元;2020年10月增资至27亿元;2021年5月增资至30亿元;2021年9月增资至45亿元。

IC设计、半导体设备、工业软件……哈勃投资“看重”谁?

哈勃投资的版图中,覆盖了半导体产业链的多个关键环节,包括原材料、工业软件、IC设计等等。而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哈勃投资的投资习惯还是相对集中的。

比如2019年,哈勃投资多关注模拟芯片领域,2019年底到2020年上半年,重点集中在材料、光电芯片,到了下半年,则主要在EDA方面。而现阶段,更多目光聚焦在设备上。

大致来看,IC设计占据哈勃投资版图最大份额,可以说有三分之一都是IC设计厂商。但仔细观察也可以发现,虽然投资了这么多芯片厂商,但在产品端与华为所擅长的高性能计算芯片并不重合,更多的射频芯片、显示芯片等。

再接着看,哈勃投资仅次于IC设计的投资偏好是半导体设备,紧接着的是半导体原材料、工业软件。

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它们的占比相较IC设计有所差距,但却恰恰是“卡脖子”的技术。比如面向关键设备光刻机,科益虹源、炬光科技、博康信息都被哈勃投资纳入版图中。

其中,科益虹源是一家光刻机核心零部件公司,在2018年就打破国外厂商在ArF准分子激光器方面的长期垄断,炬光科技自曝是ASML核心供应商世界顶级光学企业A公司的供应商,相当于“间接参与”了ASML光刻机的生产。

至于博康信息,是国内目前唯一可以规模化生产中高端光刻胶单体材料的制造商。同时,对博康信息的3亿元注资,也诞生了哈勃半导体领域最大单笔投资。

此外,在业内高呼“摩尔定律即将失效”的大背景下,对第三代半导体的投资也成为了哈勃投资的重点方向之一。

截至目前,哈勃投资对第三代半导体的投资覆盖了单晶生长、外延层生长以及器件/芯片制造等等,投资公司包括天岳先进、天科合达、瀚天天成、天域半导体等等。

拿下5个IPO,最新回报率超20倍

回到哈勃投资投资的这些企业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其中多数企业还处于成长阶段,但也不乏一些明星企业。

比如专注于供应射频前端芯片和射频SoC芯片的昂瑞微电子,其投资者阵列中除了华为哈勃投资,还有小米等;又比如思瑞浦,在模拟放大器、比较器市场中,该公司位列国内第1、亚洲第9、全球第12……

而在资本层面,哈勃投资也已经开始收取回报。

据统计,截至目前,哈勃投资的投资版图中已经拿下5个IPO,分别是天岳先进、思瑞浦、东芯股份、灿勤科技、炬光科技。

其中,天岳先进是哈勃投资今年收获的第一个IPO,于1月12日正式登陆科创板,也被称作“碳化硅第一股”。截至今日收盘,天岳先进市值约为346亿元,这也意味着,哈勃投资1.1亿元投资天岳先进获利超20倍。

与此同时,不出意外的话,哈勃投资不久之后还会收获多个IPO。

依据企业公开信息以及科创板公告,东微半导体即将于24日开启申购,好达电子、长光华芯、唯捷创芯也均获上交所上市委员会通过,并已经提交注册,另有源杰半导体上市申请已受理、中科飞测进入上市委会议阶段。

最后

前面我们也说到,华为最初成立哈勃投资的目的是为了应对来自美国对芯片业务的打压威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可以发现,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哈勃投资的目光似乎不再只盯着半导体产业链,而是趋向多样性。

比如开鸿数字,该公司专注于物联网操作系统,不涉及芯片产业链任何环节。但就是这一家公司,获得了哈勃投资的关注,并成为其版图中的一块;又比如新共识,其子公司恒拓开源是一家开源技术服务提供商,“开源中国”即为其所运营的开源技术社区,这一笔投资也让外界认为华为在布局开源社区;此外被哈勃投资青睐的还有提供跑步数据分析服务的永动科技,以及提供智能网联汽车的测试与评价研究服务的赛目科技……

这些变化也契合了华为的动态。

以汽车业务为例,就在入股赛目科技没几天后,华为就与之一起发布了双方联合开发的自动驾驶功能云平台,对外宣称可以有效解决自动驾驶算法测试与验证所面临的挑战。

再比如投资物联网、开源,众所周知,因为芯片的断供,华为的“1+8+N”的全场景战略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借由鸿蒙操作系统,不再一味强调手机的核心地位,而是着重展现设备间的互联互通,并提倡技术开源。

回到此次哈勃投资进军私募,除了可以向个人以及机构的募集资金,也意味着未来的哈勃投资在出手的时候不能只考虑自身业务产业链布局,还需要兼顾财务回报和战略投资。而对于当前因为芯片打压而手机业务压缩,进而导致集团收入大幅降低的华为来说,此次进军私募,或将能进一步改善其财务收入结构。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