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链时代蒋亚洪:让“数字分身”迈入消费级,做元宇宙最专业的数字人服务商

王饱饱 1个月前 (07-11)

优链时代,正引领数字人产业“革命性”变化。

图 | 优链时代创始人兼CEO蒋亚洪博士

大浪淘沙。

去年至今,“元宇宙”正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新一轮的数字化浪潮。从政府到个体、从资本到企业,无不主动或被动的感受着这股巨浪给商业场景和生活场景所带来的丰富变化。

伴随着政策扶持、资本驱动和技术创新的多方助力,中国元宇宙产业正“由虚入实”,抢先世界一步大力发展,已显现出烈火油烹、鲜花着锦似的新产业格局。数字人/虚拟人、虚拟平台、数字藏品和VR/AR/MR等多个领域,正成为冉冉升起的新兴赛道。

镁客网注意到,在这些细分赛道之中,数字人/虚拟人有着被誉为“元宇宙灵魂”的特殊性——伴随着元宇宙进程的不断深入,社会“数字化”、“虚拟化”的特征也愈发突出,人作为社会的最基本组成部分,自然也是元宇宙中最关键的要素。所以,在元宇宙快速发展的今天,各行各业对数字人/虚拟人的需求正愈发强烈,产业前景十分乐观。

据“北京城市副中心应用场景产业联盟”和“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今年6月6日发布的《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预计,2025年,我国数字人(虚拟人)相关企业数量将突破40万家;2030年,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095亿元人民币。

那么,该如何理解数字人和虚拟人的具体区别?怎样看待元宇宙目前的发展情况?如何让人快速“数字化”,成为渐行渐近的元宇宙中的一份子?

为了更好地解答这些困惑,镁客网对话了国家级领军人才、浙江大学计算机创新技术研究院研究员、杭州优链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蒋亚洪博士,就以上问题做了深入的交流。

1、基于真人的数字人更重要,元宇宙仍处于初级阶段

我把元宇宙里的人分为两种:基于真人数据打造的叫数字人;基于非真人数据打造的叫虚拟人。”在谈到数字人和虚拟人的区别时,蒋亚洪这样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尽管元宇宙是一个虚拟世界,但基于对“真实”的强烈需求,未来元宇宙中的绝大部分应用,应该围绕着数字人而展开。

“就像我们今天在聊天一样,你是不是希望对方所呈现出来的像一个真人一样,能看得到表情、神态?假如咱们在这个采访在元宇宙里面,同样需要这种真实的感觉才能让人满意。”

在蒋亚洪看来,真正的元宇宙包含三个特征:3D数字虚拟世界、沉浸式体验和与真实世界的互联互通。所以,包括人的数字化在内,万物的3D数字化是目前迈向元宇宙的最基础工作,而今天的元宇宙正处于一个“初级阶段”。

目前元宇宙应该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可能会持续2~3年的时间“,蒋亚洪对记者表示, ”在这段时间内,从元宇宙的概念普及到出现一些简单的应用,大家开始逐渐体验元宇宙。现在有些人把当前的元宇宙过于理想化,实际上,从技术和商业角度来说,对于下一个更为成熟的阶段都尚未做好准备。但在这个阶段,探索者的’试错’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在谈及中国当下的元宇宙产业发展状况时,蒋亚洪充满乐观。

“中国与美国、与世界可能在元宇宙的具体应用场景上略有不同,但就底层技术的本质上来说不会有太大区别”,他告诉记者,“世界越来越扁平化,所以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大趋势是改变不了的,我们中国有自己的优势所在。包括优链时代在内的中国企业,条件成熟时都会‘出海’。

2、数字人落地不易,优链时代破解高成本、低效率难题

尽管现在虚拟人产业发展的如火如荼,但在基于真人数据打造的数字人方向,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落地和普及速度仍不尽人意。

在去年举行的GTC 2021技术大会上,英伟达CEO黄仁勋曾在14秒的时长内借助数字虚拟形象实现“以假乱真”。但为了打造这短短十几秒的数字人,背后的成本之高、耗时之长令人咂舌:为了合成黄仁勋的虚拟数字形象,英伟达使用了数百台数码相机,通过多角度拍摄了数千张照片;还动用了多达34位3D设计师和15位软件工程师,使用的GPU数不胜数。

很明显,高昂的时间与资金成本和对技术实力的高要求,让数字人难以快速落地和普及,也影响着元宇宙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而面这些难题,蒋亚洪创立的优链时代给出了自己的“中国答案”。

记者注意到,今年三月,优链时代发布了其精心打造的“优链3D云阵相机”,旨在做到低成本、高效率和高质量地创建属于每个真人的3D数字分身。

优链时代蒋亚洪:让“数字分身”迈入消费级,做元宇宙最专业的数字人服务商

图 | 优链3D云阵相机

蒋亚洪对记者表示“优链3D云阵相机最大的革命性在于我们没有用单反相机,而是用了普通的手机摄像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把它变成一个‘傻瓜’3D照相机。”

记者发现,不同于传统的单反相机阵列,优链3D云阵相机通过使用普通手机摄像头和自主研发的数字人引擎技术,把单个数字人的成本压缩到了100元,获取人体3D数据的时间只需要了1秒,最快5分钟可以完成创建3D人体数字模型。真正实现了易操作、精度高、速度快和高性价比。通过优链时代的3D云阵相机,让人人快速拥有独属于自己的数字人成为可能,数字人正式进入“消费级”。

据蒋亚洪介绍,优链3D云阵相机主要具有五个优势:精度高140个摄像头,最高可达5亿像素,细节更加清晰细腻。体验好一键拍摄,体验顺畅。成本低创建一个数字分身,成本只需一百元。效率高,最快5分钟可创建3D人体数字模型。拍摄操作易通过手机即可操作拍摄,门槛低。

优链时代蒋亚洪:让“数字分身”迈入消费级,做元宇宙最专业的数字人服务商

目前,优链时代的优链3D云阵相机已经成熟且广泛地应用在科研教学、品牌推广、游戏娱乐、城市生活和文博旅游等多个行业和商业场景中,并且和中国移动、中南卡通、某知名汽车品牌、知名旅游景区等多个中大型企业达成了合作。

不仅如此,前段时间由温州商学院和优链时代联合出品的电影《告别核桃》,近日还入围第四届香港国际青年电影节创投单元,被称为是国内领先的元宇宙XR电影短片。该片采用优链时代数字分身技术,让每个观众的数字人,都可以替换进去成为电影主角。这种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电影主角的新兴模式,开创了国内元宇宙电影的先河。

但在蒋亚洪看来,产品的提升永无止境,未来他仍希望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

“第一,建模的时间越短越好,我们希望能做到‘立等可取’;第二,数字人的质量要越来越好。优链时代目前进一步研发的产品希望能呈现出人的表情、神态,实现语音交互。让数字人越来越向真人的方向走去。”

3、奔赴“理想”中的元宇宙,需要有理想的创业

记者注意到,早在元宇宙概念大火之前的2019年,优链时代就“超前”地开始了对3D数字人技术的投入研发。究其原因,除了对技术发展前景的超强“嗅觉”,更是蒋亚洪本人坚持的“价值取向”所带来的硕果。

蒋亚洪博士早年曾在南京大学就读物理专业,后于1987年奔赴美国西北大学攻读工程应用数学博士学位。在美国期间,他创立了美国第一份简体中文报纸《新世界时报》。2006年回国后,先后创办了优讯时代、优链时代等企业,并在这些项目中屡获成功。他告诉记者,他的创业选择并非把商业结果放在第一位,而是关注所做的事是否对社会有着长远的价值。

“我做的事总是基于这个事是有意义的、值得去干的,至于后面会做成什么样子,我没有想过”,蒋亚洪对记者表示,“从创新的方面来说也是一样,需要克服困难,找一条路出来。如果说创新的路都已经被别人找好了,还轮到能让你来跑,人家早就在上面跑了,对吧?”

优链时代蒋亚洪:让“数字分身”迈入消费级,做元宇宙最专业的数字人服务商

图 | 优链时代联合杭州移动推出的元宇宙5G+融合边缘云3D云阵相机

他同时也感慨:“特别是最近10年的奋斗干下来,我觉得更是这样,第一大方向确定是对的,对社会对人是有帮助的;另外还要自己有发这个愿,商业上的结果就是交给老天去安排了。”

目前,优链时代员工已经近50人,创始团队成员包括来自人工智能、AR/VR、图形图像、区块链等领域的顶尖技术专家、美国科学院院士等,公司目前已拥有6项发明专利、7项软件著作权,且今年有望引入新一轮融资。

在采访的最后,蒋亚洪告诉记者,今年4月,优链时代“元宇宙数字人技术在亚运会的落地应用” 已经成功入选杭州科技局亚运会智能应用项目。计划为杭州市民创建数字分身,用数字分身参与亚运比赛,激发全民参与亚运的热情;同时也可以为国外运动员创建数字分身,用数字分身游览杭州美景、体验杭州文化,实现全球传播杭州科技亚运和最美杭州。这既能帮助民众以“元宇宙”的方式体验奥运、推动元宇宙的科普工作,同时也能为杭州奔向“元宇宙第一城”的目标贡献力量。

最后

可见的是,元宇宙的到来所掀起的新一轮数字化浪潮,正深刻地改变着世界的运行方式,人类的日常与社会生活正快速地向虚拟空间“流动”。作为个体“化身”的数字人,也成为了元宇宙得以真正成立的关键要素。

是否能快速、低成本地让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专属数字人,既是元宇宙产业推进中亟需突破的“瓶颈”,也是国与国之间元宇宙竞争的“胜负手”。目前看来,优链时代及其研发的优链3D云阵相机,无疑对中国元宇宙产业的突破性发展起到着推动作用。未来蒋亚洪和他的团队又将提供哪些新的价值?镁客网将继续保持关注。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