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金信曲向阳:将“敏捷”和“精益”融入企架,提升金融服务应用效能

韩璐 2个月前 (12-21)

曲向阳表示,“企业架构转型”正如《中庸》所言,要因时而动,主动地去适应、去调整,而不是客观地被动。

作为一个天生与数字、数据打交道的赛道,金融业早以“先锋军”的身份踏入数字化转型浪潮中。

比如银行业,《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21)》在对于数字化转型的调查中,56.3%的银行家选择“推进数字化转型”作为战略重点,比上年度高出1.2个百分点,继续位列首位。与此同时也肉眼可见的,以业务系统平台为改造重点,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在内的创新技术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金融业务中,譬如智能风控、智能营销等新兴金融科技应用也随之出现。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业务层面有所创新,但是新的问题也相继出现。

日前于上海举办的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上,中电金信研究院副院长、企业数字化架构转型咨询部总经理曲向阳指出,从企业内生的视角去考虑,数字化转型目前面临着“三座大山”和“企业级”不足的问题,具体体现有战略和落地分离,业务和技术双轨,以及投入和产出不匹配等等。

中电金信曲向阳:将“敏捷”和“精益”融入企架,提升金融服务应用效能

图 | 中电金信研究院副院长、企业数字化架构转型咨询部总经理曲向阳

“如何应对这些问题,监管机构已经提出了指导方向——加强企业架构。”

企业架构——数字化转型“新解”

关于“企业架构”,国资委在2020年9月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中就有提到相关内容,明确提出“以企业架构为核心构建现代化IT治理体系”。

细化到金融赛道,以银行业为重要对象,“企业架构”这一关键词也相继出现在两份重量级文件中,分别是中国人民银行的《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2—2025年)》、银保监会的《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的指导意见》,包括“加快推动企业级业务平台建设,加强企业架构设计”等等,明确提出要加强企业架构设计,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

依据定义,所谓的企业架构,是承接企业业务战略与 IT战略之间的桥梁与标准接口。它以落地企业战略为指导,研究企业业务能力和技术能力布局的专业领域,这也就是企业架构能成为数字化转型中企业管理思维的原因,也是它能够再次得到重视的原因。

但是,随着数字化转型走得越来越深入,既有企业架构也到了“改变”的时候。

“新”企架——“轻”投入、“微”定制、“快”见效

面对企业架构的转型,曲向阳表示,经典方法是战略-业务-技术的一体化,包括顶层设计(制定企业战略和统一工艺标准)、落地战略(拆解企业战略为可落地的措施,构建企业级能力及其平台)、业技融合(结构化管理全局需求、业务IT协同机制优化)、投入产出匹配(落地核心需求,实现资产复用)等等。

“数字化转型作为一项战略性的长期工程和企业级的系统工程,正是需要上述的这种一体化来应对。”

只是,以上这一转型模式虽然足够全面和彻底,但于大中小银行的企业架构转型而言,也面临着不少问题——第一,企业需要大量投入资源;第二,企业需要“量体裁衣”,解决方案需要深度“适配”银行自身发展需要;第三,项目的企业架构方法要依据银行实际情况进行“定制”。

“这种锚定全量业务领域,针对全部业务流程,进行深度实施改造的模式虽然全面而彻底,但投资大、超复杂,不免显得相对‘笨重’。其他相对小体量的机构‘等不起’、‘用不起’,也很难定制。”

这一前提下,“在企业架构本身‘企业级’框架下,要加入‘敏捷’和‘精益’,以‘满足企业及时的、迫切的需要’作为关键标准,实现企业架构转型,目的是,能够最大化资源利用,最大化方法与企业的适配性,并且在工具的赋能下更高效地实现。”

带着这一理念,就在当天峰会现场,中电金信也正式发布《业务建模驱动的企业架构转型白皮书》,并提出“既企业级、又敏捷化、又精益化”的新企架(NEA,New Enterprise Architecture)方法论。

曲向阳介绍,新企架以业务价值为锚点明确优先级和实施范围“产出符合项目要求的最小可行架构”;将大体量任务拆解为小型增量任务,采用远粗近细、滚动计划的方式使规划体系具备适时调整的能力;注重业务和IT共同参与敏捷化企业架构转型的全过程,配合以企业架构管控、工具平台支撑、PMO管理赋能开展实施,实现小步快跑、适时决策、分层推进。

同时,新企架侧重差异化设计和裁剪,能够依据企业具体情况迭代实现“精益的架构设计”,推动企业资源利用最大化、架构适配最优化等。

此外在会上,基于“新企架”方法论的指引,中电金信还发布了自主研发工具——“源启业务建模平台”。

该平台作为金融级数字底座“源启”的核心平台之一,承接“敏捷+精益”的理念,具备承接定制化的业务建模方法论,支持在线建模和管理的过程,支持元模型的灵活升级;实现可视化建模,支持图形化展现与建模;形成业务建模资产库,支持业务建模成果的存储和多维度展现;落实应用资产建模,支持模型资产的应用管理,支持基于业务建模的需求管理,可以作为金融业产品与服务创新设计平台,支持业务的灵活配置和敏捷创新。

“新企架”不是替代,而是帮助调整现有架构

曲向阳一直在强调一点——“新企架”简单来讲就是一套方法体系,是要与银行的现有架构去完全匹配的,“现有银行架构是什么样子,企架就是什么样子,(企架)并不是凭空的产物,而是需要利用一些新的技术或手段去调整和改进现有架构。”

与此同时他也指出,企架最重要的就是做到平等和融合。

具体来看,所谓的“平等”可以理解为企业中的任何一个要素都是有用的,包括人、产品、流程、信息化系统、数据资产等等。

至于“融合”,从企业内部讲,除了各部门之间的融合,还有业务与科技的融合;从外部讲,则指代银行与客户、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银行与生态之间的融合。

在“新企架”方法论下,中电金信已形成了体系化的业务建模驱动的企业架构转型解决方案,满足不同体量金融机构的个性化转型需求。

截至目前,基于包括企架产品在内的一系列金融及重点行业数字化转型全栈全域解决方案,中电金信已经服务超过600家金融机构,以及三分之一的500强企业。

而面向未来,曲向阳也说到,在“既企业级、又敏捷化、又精益化”的新企架思想指导下,中电金信新企架将逐步提升“敏捷”和“精益”,以更聚焦、更收敛、更经济的方式实现价值释放,并且在业务建模驱动的企业架构转型与源启业务建模平台的相辅相成下,一体协同,提升金融服务应用效能。

最后,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镁客网(im2maker),更多干货在等你!

镁客网


科技 | 人文 | 行业

微信ID:im2mak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硬科技产业媒体

关注技术驱动创新

分享到